宫天昊带着翁婧婧刚出来地下室出来,就看到别墅客厅之中,一阵响动。

    “给我老实点,不然,一枪毙了你!”一道男人声音呵斥道。

    宫天昊一看客厅的情况,瞳孔骤然猛得一缩。

    “啪啪!”

    一阵巴掌声响起,随后一道女人声音响起,带着讽刺冷意的说道,“呵呵呵,不愧是初恋男友啊,果然来了一场英雄救美啊!”

    “冷飘雪!”翁婧婧咬牙切齿带着怒火的吼道。眼底露出对她的恨意。

    没错,这个女人正是去而复返的冷飘雪。

    此时,客厅中站了十几个黑衣人,除了两个是冷飘雪身边保护的保镖外,其他人身上都是血煞之气,很显然都是杀过人的,不过,宫天昊一眼看出他们都是雇佣兵。

    本来帮宫天昊引开这些人的岳麒麟,此刻脑袋正被人用枪顶着。

    他一看到宫天昊,就很是愧疚的大叫了一句,“老板!”

    是他没用,本以为别墅中的这些人是个草包,结果,人家也来个空城计中瓮中捉鳖,呃,当然了,也不是说他和宫天晨是鳖。

    如果他小心谨慎一点就好了,至少不会被这些人抓住。

    岳麒麟大声的说道,“老板,你不用管我,自己逃出去!”

    他相信没有他这个人质和累赘,老板要逃出去,是没有问题的。

    “啪”的一声,岳麒麟脸上就被人狠狠的甩了一个巴掌,被人严厉警告道,“给我老实点!”

    冷飘雪坐在客厅中央,很显然就是在等他们出来。

    冷飘雪听到翁婧婧咬牙切齿的声音,轻笑着说道,“我说婧婧啊,你这么仇恨干吗?如果我不让你施这个苦肉计,你的情人就不会出现在这救你,不是吗?说来啊,我可要感谢我啊!哈哈……”

    “我呸!”翁婧婧很是不屑的道,“冷飘雪,你就不要在这里假模假样了。你就是一个自私又恶毒的女人。你抓我,根本就是为了折磨我,认为这些年跟我交朋友,是个耻辱。”

    冷飘雪根本没有否认的道,“嗯,你还算有自知之明。不过,总归你的初恋情人来救你了,不是吗?”

    接着不等翁婧婧说任何话,她又转头看向宫天昊,面露鄙视的说道,“宫天昊,你就这样来救你的初恋情人,不怕你老婆吃醋?呵呵,你不是自诩对萧凌玉情深意重吗?结果一听初恋情人被抓,转头就来了救人。果然是一个情深意重的男人啊!”

    这样有冷飘雪,对宫天昊没有一点任何的畏惧。

    宫天昊皱了皱眉头,冷冷的问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冷飘雪摇了摇头道,“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想问一下,你想怎么样?”

    宫天昊问道,“你想要我放过冷氏集团?”

    冷飘雪却摇了摇头道,“不,你放不放过冷氏集团跟我没关系。”

    宫天昊一听,瞳孔微微一缩,面无表情的道,“你不是冷家大小姐吗?你从小到大吃的穿的用的,哪一样不是来自于冷家,现在冷氏集团有危机了,你竟然说跟你无关?”

    冷飘雪表情变了变,立刻用大声掩饰心虚的说道,“关你什么事。如果你真关心冷氏集团的话,那你就行行好,大大方方的放过冷氏集团,不是更好吗?”

    宫天昊直接冷笑一声道,“呵呵,我做什么要放过冷氏集团?冷家养出你这种自私冷血无情的人,那就更需要深刻的反省,那我给他们一个教训,岂不更好?”

    冷飘雪脸色一黑,冷冷的说道,“不必说这么多废话!宫天昊,如果你想要活命的话,赶紧给你老婆萧凌玉打个电话,让她用东西来换!至于是什么东西,我想萧凌玉应该很清楚才对!”

    宫天昊瞳孔又缩了缩,暗道,“这个冷飘雪做了这么多,果然是冲着玉儿手中东西而来的。”

    宫天昊冷笑一声道,“呵呵,冷飘雪,你真够好笑的。我老婆的的东西,哪一样我不知道,哪一样不是我送的买的。你既然看中了哪一样东西,作为冷家大小姐,要什么没有啊,竟然不抢别人家的东西,真是够不要脸的!”

    冷飘雪脸色一沉,冷声的说道,“宫天昊,你别在我跟前装糊涂。你说,你到底打不打?”

    说罢,她就给属下一个眼色,那个拿枪指着岳麒麟脑袋的从,又把枪往前凑了几分。

    岳麒麟却根本没有把生死放在心上,他大声的道,“我呸!要什么东西有本事自己去弄到来啊,拿着枪来威胁,算什么本事?”

    “啪!”

    岳麒麟又生生受了一个大巴掌,然后接到严厉的警告道,“你再多嘴,我立马把你毙了!”

    “哼,有本事你现在就立马把我杀了啊?”岳麒麟根本就不受他们的威胁。

    “你……,好,你给我等着!”那人知道一时半会,还真不能把岳麒麟给杀了,只能放狠话威胁了。

    冷飘雪冷笑一声道,“宫天昊,你别在我跟前装聋作哑的,我就不信你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东西!”

    说罢,她眼神犀利的望向一边的翁婧婧,继续说道,“你既然能亲自来救你的初恋情人,这说明,你对她还是有情意的。如果你再不听话,那么,你这个初恋情人,可能就要跟你分开了哦!”

    她的话音一落下,立刻有两人上前,把翁婧婧给直接拉扯过来。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翁婧婧大喊大叫道,“放开我,冷飘雪,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一定会得到报应的!”

    看到翁婧婧被他们抓回去,宫天昊根本就无动于衷。

    冷飘雪注意到他面无波澜的表情,心里突然有一股怒火,随即她大声的道,“宫天昊,你要你的初恋情人,还是要你老婆的东西,你自己看着办。我告诉你,我只给你三分钟的考虑时间。三分钟后,我没有答案,那我就直接把你初恋情人送上西天!”

    没有利用价值的人,留着有何处,还不如干脆杀了,一了百了。

    “不,天昊,救我!”面对死亡,翁婧婧也是真的怕了。

    好死不如赖活。能活着,谁想去死啊。

    即使翁婧婧在刚才对宫天昊死了心,即使她现在身败名裂,可她还是想好好活着。

    冷飘雪冷笑一声道,“怎么样,宫天昊,你要如何考虑?开始计时。”

    一说开始计时,就有人看着时间。

    在冷飘雪说开始计时,整个现场一片安静,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冷飘雪坐回自己那张椅子时,面无表情的静静盯着宫天昊。

    如果萧凌玉手中真有大仙所说的那种玉佩,那玉佩一定很不普通。

    这些年,从萧凌玉卖出来的东西,就可以看出来。

    别说什么桃源村农庄土壤问题,或是那什么牛王,那都是唬弄那些无知的,可却骗不了她冷飘雪。

    因为她冷飘雪比别人多活了一世不说,还曾经真正拥有过神仙东西的人。

    所以,她现在迫切需要得到那块玉佩。

    红大仙说过,那块玉佩是他主子,红大仙都拥有这么强大的法术,那块玉佩既然是主子,那肯定拥有更强大更多的法术。

    只要她得到那块玉佩,那她就能天下无敌了。

    呵呵,宫天昊和萧凌玉不是恩爱情深吗?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他们的感情,依然那样让羡慕,更是让人嫉妒。

    冷飘雪从保镖那里接过自己的手机,然后对着宫天昊,似乎拍了一个照,接着又低头似乎继续玩手机。

    这让宫天昊皱了一下眉头,他叫了一声,“冷飘雪?”

    冷飘雪抬起头,问道,“怎么,考虑好了吗?这应该还不到三分钟吧?”

    宫天昊说道,“冷飘雪,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对冷家你真是不管不顾了吗?”

    “哈哈……”冷飘雪徒然大笑起来,“宫天昊,原来你这是想要用冷家人来威胁我啊。”

    瞧着冷飘雪有些癫狂的模样,宫天昊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冷飘雪神色一冷,很是不屑的说道,“宫天昊,你尽管用他们来威胁我,我告诉你,那根本没用!就算你把他们全杀了,我也不管,大不了,我给他们报仇得了!”

    岳麒麟和翁婧婧听到这话,简直是惊呆了。

    这个……这个女人太过冷血无情了吧。

    要知道,冷家人可真是把她当成宝贝掌上明珠来疼着宠着的啊,她现在就这么不顾冷家人的死活。

    宫天昊微蹙了一下眉心,暗道,“这个冷飘雪看来真是不太好对付!真是太大意了,竟然会这么简单就陷入了她的圈套。”

    冷飘雪看到宫天昊没有说话,说道,“你既然不好做决定,那就我替你做决定了哦!”

    “你要做什么?”宫天昊严厉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把你绑架的照片发给了你最亲爱的老婆罢了!”

    冷飘雪有些有意的笑道,“我以为翁婧婧这个女人没用了呢。没有想到,还是有用呢,还是大用处,把你引来了,来了一场英雄救美记呢。就是不知道你最亲爱的老婆,知道你是为救初恋情人而被抓后,会是怎么样的反应呢?”

    宫天昊紧紧抿着嘴唇,锋利的双眸冷冷的盯着她,说道,“冷飘雪,不管你要做什么,你都不会成功的。”

    冷飘雪直接冷哼一声道,“哼,如果什么都不做,那就永远不会成功的。”

    说罢,她看了一眼手机,拿起来,脸上略有满意的表情说道,“现在这个年代啊,就是方便,要通知一个信息,只需要用一个手机发过去就好!你瞧,这不,你不愿意通知萧凌玉,虽三分钟没到,我却帮你做了一个决定不是,这样省事,不是更好。”

    宫天昊嘴角抽了抽,这个女人,就会自说自话,一个疯子罢了。

    “呐,我们现在就等等看看,你老婆是爱你重要,还是那个东西重要了?”冷飘雪笑着说道,“我倒是很期盼啊。”

    宫天昊冷冷的说道,“你不会成功的!”

    随后,只见宫天昊身影一闪,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就到了冷飘雪跟前,然后迅速锁住了冷飘雪的喉咙,只是电眼火花之际,冷飘雪就成了宫天昊手中的人质。

    冷飘雪那些手下,先是一愣,接着都掏出了家伙直接对准了宫天昊,心中都一一暗道,“这个男人的动作好快啊!”

    挨着宫天昊最近的两个人,额头不由的冒出冷汗,这么快的动作,如果他要杀他们,简直是轻而易举啊。这样响着,不由的一阵后怕。

    当然了,他们这样想也是多余的。

    话说,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

    他们只是小喽罗而已,杀了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价值,还不如先捉住为首的人,先离开再说。

    宫天昊锁住冷飘雪的喉咙,看向她的这些属下,厉声的喝道,“把他们放开!”他们当然是指岳麒麟和翁婧婧。

    这些属下却并没有第一时间,放开他们。

    宫天昊的动作立刻深了几分,声音冷冷的道,“冷飘雪,放人,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飘雪的脸色顿时白了起来,随即她紧张又有些恐慌的大喊道,“放了他们,我命令你们放了他们,听到没有!”

    她也怕死啊!

    在双方局势对比的情况下,她肯定得为自己考虑,保命为主!

    只是,她心里又是愤怒又是不甘心,她根本就没有想到,在这样情况之下,宫天昊还能反败为胜,他的身手太快了。

    那些属下听到冷飘雪的话后,只得放了他们。

    岳麒麟立刻跑到宫天昊的身边,神情戒备的看向四周。

    翁婧婧受伤严重,被放开后的她,动作略有些缓慢的跑到宫天昊的另一边。

    宫天昊对着岳麒麟说道,“麒麟,你带着她先出去!”

    “是,老板!”岳麒麟没有一点犹豫的应道。

    他心里很是清楚,他们现在留下,只会是拖累,还不如直接离开。

    岳麒麟二话不说,抱着翁婧婧这个女人就大步离开。

    虽他也很不愿意抱着这个女人离开。

    “啊!”没有心里准备的翁婧婧当即吓了一大跳.

    “闭嘴!”岳麒麟烦躁又严厉的喝声道。

    翁婧婧立马闭嘴。

    冷飘雪和她的那些属下,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从一开始的人质,离开他们的视线。

    过了一会后,冷飘雪说道,“宫天昊,他们已经离开,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宫天昊冷笑一声道,“呵呵,冷飘雪,你是不是想把所有人当成傻瓜啊。我现在放开你,他们还走得了吗?”

    他一边说,一边拖着冷飘雪往门外走去。

    别墅院子里停了两辆车,岳麒麟迅速开出一辆,然后对宫天昊大喊道,“老板!”

    宫天昊把冷飘雪拖到了车子跟前,然后对冷飘雪说道,“冷飘雪,这一次就放过,下次你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说罢,就把冷飘雪往前一推,然后,宫天昊也迅速的上了汽车。

    他一上车子,岳麒麟的车子一开,留给他们一车子尾气,那些人开始对着车子开枪,然而,车子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大小姐,你没事吧!”这些属下小心的问道。

    “啪!”

    “啪!”

    ……

    冷飘雪给每一个人一个大耳光,很是愤怒的道,“没用的东西!”

    宫天昊一上车,他的电话就响了。

    他迅速接了,“喂,老婆!”语气很是温柔,跟刚才面对翁婧婧和冷飘雪时判若两人。

    “老公,你现在哪里,怎么样,没事吧?”萧凌玉语气很是焦急的说道,“刚才有个陌生电话发了一个信息过来,说你被绑架了?”

    宫天昊立刻安慰道,“老婆,你别着急,刚才确实发生了一点意外,不过现在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萧凌玉却很是狐疑的问道,“你现在真的没事吗?”

    宫天晨有些好笑的说道,“我现在当然没事啦。如果有事的话,我现在还能接你电话吗?”

    萧凌玉听罢,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道,“不行。我现在就挂了电话,我们开视频聊!”

    宫天昊只能无奈的点头道,“好!”

    俩人挂了电话后,又转开视频。

    一开视频,看到视频里的宫天昊,没有发现一点异常,总算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嗯,你没事就好!那刚才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突然有人给我发信息,说你英雄救美,在他们抓住了呢?”

    宫天昊没有隐瞒的说道,“我的人调查到冷飘雪把翁婧婧给抓走了,然后我和麒麟跟踪到了别墅。”

    “哈,翁婧婧被冷飘雪给抓走了?”萧凌玉有些疑惑的问道,“她们不是好朋友吗?冷飘雪抓她做什么?”

    宫天昊揉了揉额头说道,“是我大意低估了冷飘雪的心机。她这是给我设了套,我却偏偏钻进去了。不过,好在我现在钻出来了,没事了。”

    萧凌玉略有些意外,“冷飘雪这个女人看来真不能小觑啊。”

    随后,萧凌玉想到什么,带着的调侃意味问道,“老公,你现在英雄救美成功了没啊?”

    开着车子的岳麒麟很是意外的挑了挑眉,而坐在后排的翁婧婧却黯然失神。

    宫天昊拿着手机对着后排照了一下,“那你看吧!”

    萧凌玉看到翁婧婧似乎一身伤,略有些意外的问道,“她怎么看着一身伤啊?”

    “被冷飘雪那个疯女人给折磨的。不过,死不了!”宫天昊淡淡的应道。

    岳麒麟,“……”

    翁婧婧,“……”

    好冷漠啊。

    这简直是区别对待啊!

    不过,也是。

    一个是最爱的老婆,另一个女人,呃,可以说毫无关系。

    听着宫天昊和萧凌玉的对话,翁婧婧就算不甘心不服气心里也愤怒,可不死心却不行了。

    因为她知道,她永远也得不到宫天昊,更别说过那荣华富贵的日子。

    何况,经过了人身的大起大落,她开始觉得,生活只要平平淡淡才真是真,才是幸福。

    因为有外人在,萧凌玉在确定宫天昊已经没事了,两人交谈了一会,就把电话给挂了。

    电话一挂,一直憋着岳麒麟就开始说道,“老板,你跟老板娘感情真好啊!”

    宫天昊勾了勾唇,露出幸福的微笑,说道,“我和玉儿是夫妻。夫妻之间感情不好,那还会是夫妻吗?”

    岳麒麟透过后视镜,注意到翁婧婧一下子煞白的脸色,点了点头道,“嗯,从你们结婚后,你们的感情可是一天比一天好呢,我们都是见证人呢。”

    在宫天昊还没有追上萧凌玉时,萧凌玉在村里发生了一点事,宫天昊直接派了公司的保镖精英去保护萧凌玉呢。

    结婚后,宫天昊对待萧凌玉更是如珠如宝的疼着宠着呢。

    从没结婚到结婚,及结婚后的三四年,他们作为身边的保镖,可都是见证人呢。

    翁婧婧听着他们的对话,整个身子就缩在后排,也没有吭声了。

    随后,岳麒麟就显得很是激动的说道,“老板,你刚才的动作真是太帅了。你可不知道,我都准备把命留在那儿了呢。没有想到,会来这样一个大反转,简直让人惊讶啊。”

    老板和冷飘雪怎么说也三四米的距离啊,可就这三四米的距离,宫天昊电眼火花之际,就擒住了冷飘雪,这谁也想不到吧。

    他就说老板怎么会这般的沉着冷静呢,原来是胸有成竹他们能够离开。

    “卧槽,冷飘雪那个女人真是不可小觑。”岳麒麟暴粗口道,“明明我们亲眼看见她带着身边两个保镖离开的,谁能想到这是针对你的一个局啊,去而复返。这个女人真是狡猾又有心计还很冷血!”

    宫天昊略有些疑惑的问道,“你是怎么被他们给抓住的?”

    岳麒麟作为精英保镖首领,身手他很是清楚。

    可就是这样一个身手不差之人,竟然轻易被冷飘雪的属下给抓住。

    被问到这个,岳麒麟明显有些憋屈了。

    他说道,“他妈的,他们真是太狡猾了。你进去后,我就外面注意着那些人的动静,以便随时可以给你报信。可谁知,他们竟然在树上藏了人。

    等我注意到树上藏了人,往树上看去,却被他们撒下的东西迷了眼,然后,树上的人迅速跳了下来,就把我抓住了。哼,他们就是使用了这些卑鄙手段!如果正面交锋的话,他们肯定抓不住我的。”

    “……”宫天昊点头道,“嗯,是我们大意了!”

    岳麒麟想到什么,疑惑的问道,“老板,为什么要放过那个女人啊?”

    当时明明他们占了优势,明明可以杀了那个女人,再直接逃走。

    宫天昊说道,“一,那里不适合杀人。那里虽然是京城郊外,可周围不远处却住着很多村民,我真的杀了她,很容易造成慌乱。二是,她现在还不能杀。”

    岳麒麟严肃的重复了一句,“还不能杀?”

    他很想问为什么,但他作为属下,当然知道老板不愿意说,他们就算多嘴,老板也不会说的。

    宫天昊淡淡的说道,“冷飘雪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她身后还有一股大势力,我现在就是想要揪出她这股势力!”

    那股势力虽可能是冷飘雪创办的,但冷飘雪死了,她的手下肯定会打着报仇的名义,不断的给他们找麻烦。那还不如,直接把这股势力连根拔起。

    至于冷家那边嘛,虽与宫家交情不错,可冷飘雪触及了她的底线,他根本不会去考虑冷家的感受如何,会不会与冷家彻底撕破脸面等等。

    其实,按着这样的情况下去,宫天昊迟早也要与冷家撕破脸面的。

    当然了,这也要看冷家有没有自知之明,冷飘雪的事情,他是不想牵连到冷家的。

    岳麒麟点了点头道,“哦,是这样啊!”

    这时翁婧婧却显得疑惑的问道,“冷飘雪身后还有一股大势力?难道这不是冷家的势力吗?”

    宫天昊不想跟她说话,岳麒麟给她答案,说道,“当然不是了。”

    翁婧婧皱着眉头,很是疑惑的问道,“可我跟她交情这么多年,根本没发现她身后有什么大势力啊?”

    “天真!”岳麒麟毫不给面子的嘲讽道,“你跟她交情这么多年,怎么也没有发现她是一个多么自私狠毒又冷血无情的女人呢?你瞧瞧你现在这个样子,被她折磨成什么样子,一看就没有对你手下留情过。”

    翁婧婧当即沉默了。

    “哼,我看啊,她接近你肯定是因为你有什么利用价值。”岳麒麟继续说道,“现在看你没什么价值了,当然也就不会顾什么情面了。呵呵,她既然接近你都是有目的,那她肯定不可能什么都告诉你,也让你发现什么吧!”

    翁婧婧脸色一白,眼神再一次暗了下去,沉默了下去。

    确实如岳麒麟所说的这般,冷飘雪在折磨她的时候,也说过,是因为她有利用价值,才会接近她的。现在她没有了任何利用价值,对她自然就没有什么情意可讲了。

    岳麒麟通过后视镜注意着翁婧婧的表情变化,随后撇了撇嘴说道,“做人啊,就是不能太过贪心。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贪多必失不是。所以,人啊,就应该学会满足,这天上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掉馅饼下来的。”

    翁婧婧脸色又煞白了几分,再次沉默了片刻后,她点头说道,“你说得对。做人啊,就是不能太过贪心。贪心不足,到最后什么下场都会不知道!”

    她现在的下场,就是因为当初的贪心不足。

    其实以她在国外的成就,她完全可以过着很好的生活,虽不是上流社会那种荣华富贵的生活,可却也过着住着豪华别墅,开着豪车,穿着名牌衣服,吃着高档食物的享受日子。

    可是她贪心就贪心在,她想要过着那种高高在上,被人捧着敬着恭维着的权贵生活。

    总得来讲,她除了想要衣食无忧有钱人的生活外,更想要有权有势,奴仆成群,一呼百应的荣华富贵的生活。

    因此,她与皇林集团合作,与冷飘雪狼狈为奸,结果导致现在身败名裂,众叛亲离的下场,更是被所谓的闺密背叛,被闺密折磨的凄惨下场。

    想到这,翁婧婧不知不觉就留了眼泪,大哭起来。

    “呜呜,我错了,我错了,我不应该贪心的。”

    宫天昊听着翁婧婧的哭泣,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表情有些厌烦。

    岳麒麟也皱了一下眉头,冷冷的说了一句,“哼,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这个女人,落到这样一个场,他一点都不同情。

    这一切都是她自己作的。

    在国外好好日子不过,偏要回国,搞人家正牌妻子。

    哼哼,活该有此下场!

    很快,三人就回到京城,把宫天昊送到帝宫集团门口时,岳麒麟看了下身后的翁婧婧,问道,“诶,老板,她可怎么办啊?”

    宫天昊睨了她一眼,说道,“你看着给她安排吧!”

    岳麒麟顿时苦恼的道,“可是老板,我怎么给她安排啊?万一,她又被冷飘雪那个女人抓去,那我们不是白费功夫了嘛。”

    宫天昊淡淡的说道,“直接把她安排到保镖公司吧,然后再找一个女保镖跟着她就行!”

    岳麒麟对于宫天昊为何要救翁婧婧,心里是很好奇的。但他能肯定的是,大老板肯定不是因为对翁婧婧这个女人余情未了那种。

    宫天昊想了想又说道,“这个女人对我还有用处,不要再被冷飘雪抓去了。”

    听了宫天昊的话,岳麒麟表情微微一愣,随后很是认真的点头道,“是,老板!”

    这时心里不由的对翁婧婧同情了一把。搞了半天,原来还是因为这个女人有用处啊。他还真以为大老板对她余情未了呢。

    宫天昊直接回公司,岳麒麟就直接把她带到保镖公司,现找一个女保镖,把人给安排到宿舍里去,并嘱咐她,要看好她,不要被人给抓走了。

    女保镖是认识翁婧婧的,毕竟,前段时间,翁婧婧的新闻在网上,给闹得铺天盖地。自然的,对她也没什么好感,不过因为责任,对她还是负起责任来。

    ……

    萧凌玉挂了宫天昊的电话后,就对着萧乐童说道,“你爸比说,冷飘雪那个女人设了陷阱,他还不小心给跳进去了。”

    刚才一看到手机上的信息时,以为谁给她开了一个玩笑。

    可随后越想越不对,谁有她的号码,还给她开了这样的玩笑。

    她当即就想打电话过去,却被童童阻止了。

    童童说道,“妈咪,你等一会,我来查查,这是谁的电话!”

    然后,他的小手指尖在电脑键盘上飞快跳跃,一会儿,他的小脸上就有严肃的表情,对萧凌玉说道,“妈咪,这个号码是冷飘雪的。爸比,还真有可能被冷飘雪给绑架了!”

    萧凌玉一听,脸色顿时一变,她又掏出手机,打开来看信息,焦急的说道,“那冷飘雪说,让我拿一样东西给她换,至于什么东西,说我心里很清楚。不然,她就要对你爸比下手!”

    “她果然知道,那块玉佩在我手中。童童,现在怎么办?我直接把玉佩给她吧?我不想你爸比受到任何伤害。”萧凌玉显得有些无措。

    萧乐童握着萧凌玉的手说道,“妈咪,你放心,爸比不会有事的。你忘记了,我给爸比喝过保护符水,只要他有危险,我就能感应的到,我可以瞬间赶过去,把爸比救下来的。妈咪,你应该相信我的!”

    萧凌玉慢慢冷静下来,她摸了摸童童的小脑袋,说道,“对,妈咪应该相信你的,我不应该自乱阵脚。”

    “嗯,现在爸比还没有触发保护机制,那说明爸比现在没什么危险的。妈咪,有儿子在呢,你不用担心。”萧乐童说道。

    萧凌玉点了点头道,“对,我家儿子是大神仙,无所不能,我不用担心的。”

    说到这,她想了想又说道,“可我还是不放心你爸,我想给你爸比打个电话可以吗?”

    “嗯。”萧乐童点头应道。

    当萧凌玉在打电话给宫天昊时,倒是没有想到宫天昊已经在车上,没有一点事情,萧凌玉算是彻底放心了。

    跟宫天昊聊了一会,放下电话后,就把儿子抱起来,很是开心的说道,“儿子,你爸比没事了,平安了。”

    萧乐童点了点头道,“嗯,我说爸比不会有事的。”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很是认真的说道,“妈咪,冷飘雪这个女人有点危险,要不要把好处理掉啊。”

    萧凌玉摇了摇头道,“暂时不用,你爸比还有其它计划。”

    能不让儿子插手的,他们肯定不会让儿子插手。就怕有个万一。

    萧乐童这时却有些不高兴的说道,“原来这次爸比会掉入陷阱,是因为救一个老情人啊。妈咪,难道你不生气啊?”

    能上眼药水的就得上一上,省得天天跟他抢妈咪的注意力。

    萧凌玉好笑的说道,“生气,当然生气啊。等你爸比回来的时候,让他跪磋衣板怎么样?”

    萧乐童立刻开心的笑道,“好,一定要让他跪满两个小时!”

    萧凌玉顺着儿子说道,“好,你说跪多长时间就跪多长时啊。反正你爸比现在是钢筋铁骨的,跪不坏。”

    萧乐童一听,小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说道,“不要多,就两个小时就好了!”

    ……

    那边妻女在讨论让他跪多长时间的磋衣板,这边宫天昊才刚回办公室,就接到来自冷老爷子的电话,语气很是愤怒,他大声的喝责道,“宫天昊,你绑架了我家雪儿,为什么不承认?哼,是不是我们冷家好欺负啊?”

    宫天昊一听,就知道这冷飘雪是恶人先告状了。

    宫天昊冷淡的问道,“冷老爷子,我怎么绑架你家孙女了?”

    冷老爷子气得要跳脚,他怒喝道,“你还不承认?你没有绑架我孙女,那我孙女脖子上的掐痕是哪来的?我家孙女告诉我,这掐痕就是你掐她脖子给弄出来的。我告诉你,宫天昊,别以为你有点成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想要我家雪儿的命,我这个老头子还没有死呢。”

    宫天昊根本无心辩驳,他冷笑一声道,“冷老爷子,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没有绑架你的孙女。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很忙,就先挂了。”

    也不管冷老爷子如何跳脚与生气,宫天昊根本就没有理会,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宫天昊随后吩咐李远航说道,“哼,既然冷家对于我们的合作无所谓,那放话出去,凡是跟冷氏集团合作,或冷家其它企业合作的公司,我们公司一概不会合作!”

    李远航嘴角抽了抽,说道,“天昊,你这招够狠的啊!”

    之前,他们只是中断与冷氏集团的合作,冷家宁愿每天损失几千万,也不愿意让冷飘雪向萧凌玉道歉。

    也不知冷家人是怎么想的啊。

    如果冷飘雪真没有错,宫天昊却硬要人家上门道歉,他们这样护着,也情有可缘。

    可现在问题是,明明是冷飘雪错了,他们还是这样的护着,那就是冷家人的问题。

    宫天昊脸上表情面露讽刺的道,“冷家人不是死都要护着冷飘雪吗?冷飘雪对于冷氏集团和冷家的生死不是根本无所谓吗?那我倒要看看,在他们之间的利用受到影响和冲突时,会做出一个什么样的选择。别怪我心狠,那是他们自己作的。”

    明明他给了冷家人这么多机会,可冷家人却根本没有意识到错误,既然如此,那他倒是想要看看,冷家人到底能坚持多久。

    被挂电话的冷老爷了了,气得直跺脚,瞅着眼睛红红的孙女,立刻说道,“雪儿,你放心,宫天昊敢这么对我,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冷飘雪扑到爷爷怀里,哭着说道,“谢谢爷爷!”

    冷老爷子凌厉的说道,“哼,我们冷家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冷飘雪露出得意的笑容,但随即眼底又露出愤恨与怨毒的目光。

    宫天昊,萧凌玉,你们不会得意太久,只要我拿到那个东西,我就会天下无敌了,我根本用不着害怕你们!

    那时,我就会成为这个世界上的女王,所有人都跪在我的脚下。

    这就是冷飘雪的野心!

章节目录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国王小说只为原作者五月紫丁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月紫丁香并收藏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