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了吗,昨晚的宴会上,怪盗JOKER竟然真的变成了鸽子飞走了!”

    “我叔叔的女朋友好像是那里的服务员,她说是真的,那时候整个会场一黑,然后怪盗JOKER就出场了,他不断消失,出现,最后变成了一群鸽子!”

    “所以那一幅画没有被偷走吗?”

    “不是说了吗,扭曲的欲望其实是那个收藏家这些年利用自己身份走私的事情,我听说他好像已经被抓起来了。”

    “呵呵,我就知道那些泛西海人没一个好东西,就知道偷咱们的宝贝,这种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应该抓起来。”

    “怪盗JOKER实在太帅了,就和变魔术一样。”

    “话说既然收藏家都被抓了,那他的那些藏品是不是就归我们了啊?”

    “我记得好像他还有一对孙女,真可怜,本来带着出来旅游,结果现在爷爷被抓了起来。”

    周一的早上,静江高中高二的教室比往日更加热闹。

    谁都知道,昨晚在静江市博物馆发生了一件大事。

    怪盗JOKER在达姆施塔特展上出现,进行了一场精彩的表演,化为白鸽全身而退,当天晚上,怪盗网站便上传了不知道是谁拍摄的现场照片和视频。

    只见在昏暗的宴会场馆中,身穿礼服,头戴礼帽的怪盗JOKER在人群之中闪现,而那些警察手忙脚乱,却只能抓住鸽子,让人觉得好笑的同时,也对怪盗JOKER到底是如何办到的多加猜测。

    警方没有公布犯罪细节,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大家聊得热火朝天,却没人注意到竹霜降和白歌今天请假。

    爱恋理了理耳畔垂落的发梢,并没有太多的表情流露。

    午休的时候,竹霜降来到了学校,而白歌还是请假状态。

    “这家伙,怕是正好趁机摸鱼吧。”

    爱恋暗笑一声,就看到先前一直在捏着课本书角的竹霜降似乎决定了什么一般站了起来,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爱恋,我要和你说一件事。”

    竹霜降颇为郑重地,对爱恋说道。

    “什么事?”

    爱恋有些困惑,不知道竹霜降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我决定了,我不会认输的。”

    随即逃跑般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

    爱恋头上冒出了一个问号。

    但很快,她就理解了竹霜降的意思。

    “......那个死鬼,又对她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啪叽——

    爱恋手上的铅笔,发出了一声脆响,被折成了两段。

    “......”

    她瞥了一眼周围,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幕,便悄悄将铅笔收进了抽屉里,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

    ...

    走出警局,竹云峰表情有些严肃。

    本来,达姆施塔特锒铛入狱对他而言是大喜的事情。

    然而今天,警察和他说的事情,让竹云峰出乎意料。

    怪盗JOKER竟然伪装成了竹霜降的同伴白歌潜入会场。

    这意味着,这个疯狂的家伙一直在自己的女儿身边,甚至可能在宴会间隙做出过一些逾越的事情。

    本来,他只是单纯的利用怪盗JOKER。

    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敢对霜降......

    “爸,怎么了?”

    竹霜降见到父亲沉默不语,便询问道,警方对她询问的不多,因此也不知道竹霜降同样是共犯的事情。

    “没事,只是想到那家伙竟然和我们这么接近,就感到有些可怕。”

    竹云峰摸了摸女儿的头,表面上只有对这件事的担心,但实际上心中已经有了近乎偏执的,过去的他必然不会出现的想法。

    要趁着交易的时间,将那家伙干掉。

    ...

    ...

    一周后。

    终于确认到这几天来跟踪自己的便衣警察消失后,白歌长叹一口气,来到了暌违已久的爱美整形美容医院。

    他之所以没有在这段时间里来找爱恋,主要是防止便衣们对这里做不必要的观察。

    如果有细心的便衣选择认真调查白歌身边的朋友,他们大概能得到白歌正在和爱恋谈恋爱的结果,对白歌和竹霜降之间的关系产生怀疑。

    当然,最后这个怀疑也只会认为白歌是脚踏两条船的渣男而已,毕竟他是怪盗JOKER的受害者而并非嫌疑人。

    在便衣们离去之后,白歌首先简单实验了一下自己袭名度提升后的结果。

    简单来说,在获得了新的能力之外,【怪盗】原本的能力都有一定的增幅。

    【千面人】能够模仿更加细致的容貌,身材,各种细节,并且能够在白歌无意识的情况下,比如昏厥之时保持,而过去,这个能力的效果在白歌陷入沉睡之后一段时间就会消失,换句话来说,白歌现在可以完全伪装成另一个人而不被觉察。

    【偷窃】的距离提高到了十米,重量也相应提升到了十公斤左右,并且在对于超出范围或者重量的目标使用的时候,也有很低很低的成功率,对精神的损耗降低了不少。

    当然,诸如概念,时间之类抽象的东西,以及心脏内脏这般没有“路径”的物品,还是无法偷窃。

    【盗贼之眼】则除了意识的盲区,注意力的焦点,万物的破绽之外,现在还能够看到更远,更微小的事物,能够在几乎无光的环境内视物,面对强光也有一定的视觉,动态视力极大提高,顺便,虽然还没有进行专业的测试,但白歌的这双眼睛现在能够看穿一定程度的幻觉与伪装。

    除此之外,【怪盗】的各种身体素质也有提升。

    而增加的新能力,则是【消失魔术】!

    简单来说,白歌可以在二十米的范围内,和某样物品互换位置,就像是魔术表演之中的大变活人,移形换影,这是亚森·罗平晚年的经历带给白歌的力量,旧的怪盗虽然老去,但新的怪盗正在诞生!

    白歌还没来得及进行精确的测试,不过这能力对他而言负荷很高,基本上不能连续使用,一个小时最多只能使用三次就需要休息恢复额外的三个小时左右。

    同时,这个转移也需要“路径”的支持,也就是说,白歌不能和他人的内脏互换位置来制造出如同旧时代惊悚电影里怪兽破体而出的恐怖画面。

    至于更多的,他准备等周末之前再好好研究。

    “不知道完全袭名之后会怎么样。”

    白歌呢喃着,穿过无人的整形美容医院,来到了二楼。

    刚走上二楼,白歌就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嘶,这么冷的天还开空调吗?”

    白歌接着就看到了身穿一身黑色长裙,头戴垂下黑纱礼帽的爱恋在沙发上端正地坐着,两手放在腿上。

    总感觉,像丧服。

    “是有谁去世了吗?”

    白歌打趣般问道。

    “嗯。”

    然而,爱恋却点了点头,令白歌哑然无言。

    “......谁?”

    “白歌。”

    “?”

    白歌歪了歪脑袋。

    “今天就是渣男白歌的忌日。”

    爱恋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

    白歌试图解释。

    “如果道歉有用,那还要警察做什么?”

    爱恋瞥了白歌一眼,鼓起脸颊,片刻之后,就像是放弃了一般叹息一声。

    “如果早知道亚森·罗平的袭名会让你变成这样,我应该换一个选择的。”

    “爱恋大小姐?”

    白歌试探性地说道。

    “说到这个,我袭名程度好像已经提升得差不多,能感应到袭名仪式的要求了。”

    听到白歌话,爱恋一挑眉毛,很快抿嘴一笑。

    “还算不错。”

    简单说明了一下自己的提升之后,爱恋若有所思。

    “这么一说的话,偷回来的东西可能会有用了。”

    “那东西已经解析完成了吗?”

    白歌问道。

    “嗯,今天例会上陶老会带过来,由我们这边进行保存,我已经写了申请书了。”

    爱恋说道,看了看时间,由于白歌的事情,所以本周例会延期到了今天。

    “他快到了。”

    果然,话刚说完,就听到传来了上楼梯的脚步声,带着金丝眼镜的陶轩然拿着一个盒子走上了二楼。

    据说他最近和杨冬雪走得很近,整个人都感觉年轻了几岁的样子。

    “嗯?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陶轩然看见白歌精神的样子,笑着问道。

    “陶老,我的袭名程度已经差不多完成了。”

    白歌如实答道。

    陶轩然一愣,随即感慨般又说道。

    “好事,是好事,也亏我把这东西交给你使用。”

    他将那长方形的小木盒放在桌面。

    陶轩然将其打开,掀开了包覆着里面物体的白布。

    然而,盒子里什么都没有。

    但不论是陶轩然,还是白歌和爱恋,都没有因此感到惊讶。

    因为他们知道,深渊遗物正确实地放置在盒中。

    只是单纯的看不见而已。

    “按照事务司的规则,我们将其编号为ROA-3164,内部通用名称【图穷匕见】。”

    陶老扶了扶金丝眼镜,说道。

    **

    求推荐票,顺便说一下,应该是这周五中午十二点上架,到时候求一下订阅支持~

章节目录

旧日盗火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国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无火的余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火的余灰并收藏旧日盗火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