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安郡,势力错综复杂还要胜过东极郡,家族众多,帮派也不少,你争我夺又彼此合作。

    黄家是众家族之一,在武安郡内不算很强,但也不弱,因为有武道大师坐镇。

    “新来的司首太猖狂了,无法无天,竟然当街杀死两个帝国人。”被救回来的黄俊生猛灌一壶茶后怒声道:“他死定了,要完蛋了,帝国人绝对不会放过他。”

    “这新来的司首,怕是还不了解武安郡的情况,就敢一厢情愿的冲进来,活不长的。”黄俊明不徐不疾的说道,面色从容,他是黄家当代家主,刚继任不久,正是要大展拳脚发展黄家的时候,意气风发:“放心,无需我们多虑,自有赤光驿馆的人对付他。”

    “大哥,我知道,就是咽不下这口气,竟然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将我擒拿,还要押送到镇武司审问,简直就是在侮辱我,侮辱我们黄家。”黄俊生依旧怒气冲冲的样子。

    这些话若是让林霄听到的话,才会意识到在武安郡内,镇武司的威望跌落到何等地步。

    放在坤宁郡东极郡等地方,除了一剑门、徐家这等强大势力,谁敢这么说镇武司,就算是一剑门和徐家也不敢这么直接。

    黄家两兄弟谈论之事,管家急匆匆的冲了进来:“家主,二爷,不好了,镇武司来了。”

    “拦住他们,不要让他们进来。”黄俊明立刻说道。

    “家主,拦不住,带头的人很强势。”管家连忙说道。

    “走,我倒要看看怎么个强势法。”黄俊明起身,黄俊生更是怒冲冲的跑在前面。

    黄家大院,林霄带着一干镇武司的人强势踏入,任何阻挡都无用,在林霄那一身强横的气势之下直接被横推。

    “大哥,他就是新来的司首。”看到林霄的刹那,黄俊生怒意爆发,又压制住,对黄俊明说道。

    “擅闯他人宅院,镇武司好大的威风。”黄俊明冷笑讽刺。

    “黄俊生,包庇凶犯,畏罪潜逃,来人,将黄俊生拿下押回镇武司。”林霄目光泛着冷意,又凝视黄俊明:“黄家劫持包庇罪犯,今日不给本司一个交待,形同犯罪。”

    “好大的威风,我看谁敢。”黄俊明顿时怒道,一身强横的气息骤然爆发,惊人的威势席卷,不断升腾而起,凝聚出一团火焰的虚影,弥漫出惊人的气息,更是带着一阵阵的灼热。

    灼热如火燃烧,铺面而去,直接冲向镇武司的人。

    镇武司的人当中,唯有林霄是武道大师,其余人都是真武者,而同为武道大师的莫毅休却借口不来。

    寻常真武者面对武道大师,根本就没有什么反抗之力。

    “如此,黄家是决定对抗王朝律法了。”林霄面色一冷,语气幽然。

    不是说对抗镇武司,而是说对抗王朝律法,这就是两个概念,起码对抗王朝律法听起来会比对抗镇武司更加严重,直接就让林霄这一方站在大义上。

    “俊生是我黄家人,本身并未犯任何错误,你们镇武司无权抓拿。”黄俊明也不傻,没

    有接林霄的话,否则被冠上一个对抗王朝律法的名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因此,黄俊明据理力争,将重点转移到黄俊生有没有犯错误上。

    林霄没有在意,对方不管是接自己的话也好,还是自己转悠话题争辩也罢,都改变不了事实。

    黄俊生明显有问题,与帝国人走得太近,他的态度也十分值得商榷。

    “我是镇武司司首林无命,今日来此抓拿罪犯,凡是包庇罪犯者,视为同犯,一并擒拿。”林霄冷喝一声,直接一袖轰出。

    对付一个武魄初显的武道大师,还不需要拔剑,这一击,便是经过林霄自己改善后提升起来更加强横的流云铁袖,却被林霄新取名为风雷袖,一袖起风雷,剑气激荡。

    一声轰鸣,这一袖直接轰向黄俊明。

    “你敢!”黄俊明顿时怒吼,难以置信,难以相信这个新来的司首,竟然会如此的强硬如此的强势,连话都不再多说就直接出手,更是让他感觉到可怕的气息压迫而来,面色剧变汗毛倒竖,怒吼的同时也立刻出手一掌拍出,掌劲如烈火迸发摧枯拉朽。

    掌劲与风雷袖碰撞,立刻被击碎,那一袖之威势如破竹,直接轰击在黄俊明胸口,轰击得黄俊明整个人倒飞而出,闷哼一声面色煞白,胸口发闷,一口鲜血堵在咽喉强行噎下去。

    “带走。”林霄没有再出手,直接下令。

    两个御使立刻冲向黄俊生,两个冲向黄俊明,黄俊明再次出手,林霄又是一袖挥出,轰得黄俊明直接吐血,被两个镇武司的御使左右架起来,正要反抗之际,忽然感觉到一股可怕的气势将自己锁定,饱含杀机,似乎只要自己反抗立刻就会被击杀。

    万分心悸之下,黄俊明不敢反抗,满脸愤慨。

    四周黄家武者迅速冲出来,包围而至。

    “放开家主。”管家怒吼。

    “放开家主。”其余黄家人也纷纷怒吼。

    “你们也想到镇武司吗?”林霄目光森冷,一扫而过,语气幽然。

    镇武司的人一个个莫名的胸中激荡,这一段时间,他们算是过得相当的憋屈,路有不平只能假装没看到,种种势力的束缚,代司首不作为,让他们都憋坏了,而现在的新司首如此强势,让他们打从心底的感到振奋。

    “爹,爹快来救我。”黄俊生忽然挣扎着大吼大叫。

    下一息,一股强横的气息骤然升腾、爆发,依稀能看到在黄家府邸深处,有一股惊人的灼热弥漫开去,瞬间化为一股火光冲天而起,仿佛焚烧天空般的,出现一片红晕霞光。

    林霄立刻发现,黄家人纷纷露出了喜色,似乎找到了什么靠山、依仗似的。

    黄俊明趁此机会立刻挣脱,黄俊生也是趁此机会挣脱。

    “你完蛋了,我爹出关了。”黄俊生挣脱之后还怒视林霄威胁道,黄俊明脸上更是露出一抹欣喜、激动,老爹的修为突破了,更强了。

    林霄没有理会黄俊生和黄俊明,而是注意那一道爆发的炽热气息,很强,非常的强,超越寻常。

    “武魄归真!”林霄暗道,更是惊讶,没想到武安郡的实力竟然如此强。

    区区一个黄家而已,竟然有两位武道大师坐镇,和之前所看到的一位的信息明显不对等,当然,黄俊明这个武道大师根基比较虚,感觉就像是刚突破不久的,估计是没有被镇武司录入信息卷宗内。

    只是,镇武司的信息卷宗当中所录入的黄家的武道大师是武魄凝形,而不是武魄归真。

    或许,这就是天地元气复苏所带来的一些影响,一些卡在瓶颈时间长的武者借助天地元气渐渐复苏所带来的影响寻得契机进而突破,很正常。

    不过,就算是突破到武魄归真又如何?

    哪怕是下位宗师,林霄也可以正面一战,更何况,天青剑气葫内可是蓄满了足足一千道的风之剑气啊,并且还随着不断吸收天地元气而一点点的强化,尽管强化的速度很慢很慢,短时间内等于无,但本身的威力却也不弱。

    如果都不动用积蓄个几个月的话,指不定还有可能打破极限,超越原本的威能变得更强,甚至逼近宗师乃至达到下位宗师级。

    “谁敢来我黄家闹事。”一道洪亮的声音骤然响起,带着惊人的燥热之意。

    “镇武司新任司首林无命。”林霄不徐不疾回应道:“黄俊生包庇凶犯,黄家人从我镇武司抢人,形同犯罪,本司过来擒拿犯人。”

    林霄之所以要如此回答,就是给一个理由,一个正当的理由,一个拔剑的理由。

    “我黄家人奉公守法,何来罪犯。”那声音再次传来,这一次蕴含着些许怒意,可怕的燥热气息愈发强烈,旋即,只见一道人影从府邸深处冲天而起,好像一团火焰般的轰击,排斥长空,空气激荡,直接被破开化为气浪滚滚冲击两边,威势惊人。

    “爹,拿下他。”黄俊生立刻大吼:“他竟然敢杀死两个帝国人。”

    “不管你是谁,既然杀死帝国人,那就随我去赤光驿馆道歉,请求赤光驿馆的原谅。”一头红发的老者眼眸微微眯起,凝视着林霄,声音变得低沉,语气十分霸道,口气更是不容置疑。

    “骨子已经软了吗。”林霄不禁叹了一口气,内心涌现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悲哀。

    这就是武安郡的王朝人吗?

    连家族的人,连一个武魄归真的武道强者都如此偏向于帝国人,赤光帝国到底给他们带来多少利益?

    “看样子需要老夫亲自动手将你擒拿了。”红发老者黄驰眼眸愈发眯起,一缕寒光在眼底闪掠而过,可怕至极的气息爆发,热浪滚滚,仿佛烈火焚烧铺面而来,叫镇武司的人面色大变连连后退,否则有一种被烤焦的感觉。

    但那滚滚热浪轰向林霄,却无法影响到林霄分毫,黄驰微微诧异之际却立刻出手,一掌横空抓出,化为一只火焰大手直接抓向林霄,要将之镇压、擒拿。

    林霄直接拔剑斩出,风之气息瞬间环绕汇聚,剑光一闪,一道长达六米的青色剑气破空,直接斩断那火焰大手,斩向黄驰,在黄驰瞪得滚圆的目光下,直接劈斩在其胸口。

章节目录

剑剑超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国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六道沉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道沉沦并收藏剑剑超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