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怎么可能。

    换做是她,如果她是阮小沫,肯定会借现在这个好机会,直接除掉她!

    怎么可能还让她先解开绳子逃走?

    阮小沫和罗莎琳德打了这么久的交道,自然知道罗莎琳德在想些什么。

    罗莎琳德可以为了不让她和靳烈风在一起,绑架她、甚至冲她开枪,自然不会轻易相信她。

    可是现在这样的时候,一分一秒都很要紧,说不定再隔两三分钟,那些人就进来了。

    等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两个人,谁都逃不掉!

    “罗莎琳德夫人,现在说这些,不是很没有意义么?眼下,我们中其中一个人,能够逃出去,才是最重要的!”

    说着,阮小沫就朝她拼命挪动着,别扭地伸着自己被绑在一起的双手,趋势够罗莎琳德手腕上的绳子。

    现在情况紧急,不管她是不是真的恨罗莎琳德,现在都不是解释这种事情的好时候。

    每拖延一分,就会多增添一份危险。

    她不能让她们两个人,都落在这样危险的境地里。

    他们之间,只要有一个人能顺利逃出去,就能报警、通知救兵。

    至于她自己留在这里……

    阮小沫抿紧了唇。

    她不是不怕的,对方既然连罗莎琳德都敢绑架,必然不是一般的亡命之徒。

    现在尚且不知道对方的意图,如果对方只是求财,那绑架一般的富豪,风险也比热到靳家来的小。

    可是绑架了罗莎琳德……就算靳家拿钱赎人了,绑匪这边,也会给自己留下永远的后患。

    尤其是靳烈风的作风,极其狠戾,不可能会放过胆敢绑架他家人的那些人。

    就为了求财,冒上这样的风险,绝对是不值得的。

    所以……

    得出结论的同时,阮小沫的心凉了下去。

    绑匪的目标,恐怕不是钱财,而是……罗莎琳德的命。

    阮如烟当初抓了她和孩子,已经是抱着必死的决心。

    那这次的绑匪,如果不打算死的话,是绝不可能留下她和罗莎琳德一条活路的!

    意识到这一点,阮小沫背脊发凉,连忙加快了手里解开绳子的动作。

    她和罗莎琳德被弄晕之后就被绑了起来,在这里也不知道呆了多久,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肢体都有些僵硬。

    长时间保持着一个姿势被绑着,血液不流畅,动作,自然也不会太灵活。

    绑匪绑绳子的手法很熟练,罗莎琳德手腕上的麻绳打结打得牢牢的,想要轻易地就解开,是不可能的。

    而她自己的手腕在粗粝的麻绳上来回地摩擦,不多时,就已经磨破了皮。

    火辣辣的感觉,像是细细的针,在她的皮肤扎似的。

    罗莎琳德不说话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把她刚才的话听了进去,明白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最好时候。

    总之,罗莎琳德能够配合地背对着她,不动弹,不说话,就已经是最谢天谢地的配合了。

    “罗莎琳德夫人,请您稍微再等一下。”阮小沫勾着她绳索的一头,用力地往外拽着,“还差一点……”

    要不是她的手被反绑在身后,她看不到对方手上的结的样式,只能凭借着摸索来尝试解开,自然更费工夫。

    要是在身前的话,能看着绳结解开,肯定就会快速多了。

    阮小沫不顾自己的手腕上,已经明显磨出了血痕,努力地动着手指,去解开罗莎琳德手上的麻绳。

    终于,她感觉到罗莎琳德手腕上的麻绳,有一点点的松动了。

    她滞了滞,脸上露出一阵喜悦,连忙更加用力地去拉拽那根绳头的位置。

    只要把那根绳头从圈里给绕出来……只要能绕出来,罗莎琳德手腕上的绳子,就一定可以解开了!

    只要——

    “嘭!”

    就在阮小沫快要把罗莎琳德手腕的绳子解开的瞬间,关着他们的房门忽然被人用力从外面推开。

    阮小沫心脏猛地一跳,连忙移开手,怕被进来的人发现她手里的动作。

    这种时候,她不能让对方发现了她在试图解开绳子,否则,解开绳子的意义就没有了。

    对方既然能绑架他们,发现他们手上的绳子解开了,肯定会一拥而上,重新把她们绑得结结实实的。

    更有可能的,是就此激怒了绑匪,说不定会直接撕票。

    一名看上去有些年纪的男人,斯条慢理地走了进来。

    男人的年龄大概和阮小沫的父亲,阮鸿风差不多,或者大一些。

    看上去,很有些岁月的沧桑。

    阮小沫不认识这个人,也很诧异,对方竟然没有遮挡着脸部。

    果然……和她猜测的一样,对方既然绑架了罗莎琳德,就没打算让他们活着回去!

    她身旁的罗莎琳德在看到那名男人的时候,倒是愣了愣。

    “是你?!”罗莎琳德的语气里,有着掩盖不住的诧异:“你还活着?你不是已经——”

    中年男人慢幽幽地接话了:“夫人,那是必要的,否则,我早就被少爷抓住剥了一层皮了,怎么还能活到现在?”

    罗莎琳德缓缓从怔愣的情绪中缓和过来,她盯着那个男人,忽然厉声道:“克罗夫茨!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初我就该猜到家里的内鬼是你!!!”

    被罗莎琳德叫做克罗夫茨的中年男人笑了笑,朝罗莎琳德鞠了一个相当标准靳家佣人的躬,“是啊,可惜了,夫人。”

    对方不愠不火,看见罗莎琳德的时候,依旧是一派的礼貌,甚至有些长久年岁下来、形成的佣人对主人的下意识语气。

    这让阮小沫一时有些拿不准现在的情况。

    所以绑架他们两的,是这个叫做克罗夫茨的中年男人是吗?

    而克罗夫茨,还是曾经在靳家做佣人的下人?

    靳家的佣人有很多,阮小沫对这个认知相当清晰。

    哪怕是她住了不算短的一阵子的帝宫,她都不见得能够认识帝宫的所有下人。

    罗莎琳德却不但认识克罗夫茨,还能一下就叫出他的名字,这起码说明,克罗夫茨曾经在靳家佣人里面,地位应该不低才对。

    可是这个人为什么要绑架罗莎琳德?

    还有罗莎琳德说的内鬼……是什么意思?!

    FL "buding765" 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爱,绝不放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国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幽山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幽山月并收藏爱,绝不放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