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我又说漏嘴了。”白心宛尽力替自己找着借口,“可是吧,这个总也得说的,不是吗?”

    要解释清楚这个原由,也不能避开这个原因吧?

    “心宛,你别理他,说吧,没事的。”阮小沫无语地睨了一直在旁边恐吓白心宛的男人一眼,劝说道。

    白心宛似乎只有靠近她,才能找到一点安全感似的朝她移动了一点距离。

    “其实,其实这个说起来也简单,就是我碰上给你拿药的佣人了,就知道了你最近情绪不稳定的事,就像给你准备个惊喜,希望能安抚一下你的情绪,然后,安斯艾尔碰巧今天也在帝宫里,我就先遇见他了,再然后,事情的发展,就变成了你看到的那样了……”

    阮小沫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所以实际上今天的事,就是这样而已吗?

    靳烈风因为她的心情原因,没有去KW,本来是打算留在家里陪她的,谁知道白心宛今天提早来了不说,还遇到了替她拿药的佣人,就知道了她心情不好需要吃药控制的事,于是就有了下厨给她亲手包饺子的想法。

    但靳烈风嫌弃白心宛手艺,于是白心宛怂恿了靳烈风一起下厨,以表达心意。

    “可是……厨房里为什么只有你们两呢?”阮小沫还是不明白。

    如果她过来的时候,厨房里人像往常一样多的话,她就不会误会了。

    毕竟两个人在这里独处,周围的人都像是故意支开了一样,给靳烈风和白心宛创造独处的环境,这实在也容易让人误会。

    白心宛为难地笑了下,“呃,这个嘛,是因为我朋友给我的是秘制配方,我答应过她不能公开的,所以是我……让其他人暂时离开的,本来我是想着这样比较好。”

    可是,谁知道厨房酱油没了,找了一圈,还找不到她需要的那一种酱油,最后还是需要她自己,亲自去买了酱油回来。

    “早知道这样做会被你误会,我就不保密了,反正安斯艾尔也看到配方了,买酱油还要我自己亲自去,也真是挺麻烦的!”

    阮小沫听着白心宛的话,脸上有些发热。

    她之前气成那样,又是跟靳烈风吵架、又是被气哭的,又是觉得靳烈风和白心宛有什么的。

    结果到现在真相一公开,全不过是她想多了……

    她困窘地看着白心宛,不好意思地道:“心宛……对不起啊,我——”

    “哎,你没什么对不起的,是我考虑不周全,才让你误会了,小沫啊,你本来心情就不好,我听说怀着孕的女人好像会有什么产前忧郁症什么的,就是属于一种生理上的情况,本来就该我们多考虑周全的!”

    白心宛一点也没有埋怨她错怪自己的意思,反而放下酱油瓶,牵着她的手朝她善意地微笑着。

    阮小沫还是觉得很有些对不起白心宛。

    本来人家是冲着给她惊喜来了的,接过她还把白心宛想成那样……

    白家和靳家关系好,白心宛又是小时候就和靳烈风时常来往的,比起别的女人,肯定是不一样的。

    她也不该多想,看吧,现在果然证明了她就是小肚鸡肠的一个女人。

    “那……我们来煮饺子吧?”阮小沫尴尬地转移话题,“啊?对了,你说的那个秘方,是蒸着吃,还是煮着吃?”

    白心宛笑着看了靳烈风一眼,上前走到流理台前,拿起一个饺子,“都可以呀,这个主要是饺子里的馅料很重要,至于烹饪方法,随意就可以了。”

    阮小沫哦了一声,积极地拿过一个锅子,接了水,就要放到火上煮,却被男人的大掌攥住手腕,拖到一边。

    “她提议的,她做!”靳烈风低眸瞪她一眼:“下厨的事,需要你来添乱吗?!”

    阮小沫委屈,“我就是想帮帮忙嘛!”

    她怎么了就添乱了?

    饺子不是做给她吃的吗?

    她帮忙拿个锅子煮点水,怎么就添乱了?!

    这男人就是认定了她是厨房大魔王了,是不是?

    “要你帮忙?出去,出去别的地方休息,这里不需要你进来!”靳烈风非常之嫌弃地拉着她往厨房外走。

    阮小沫回头看看白心宛,恰好对上白心宛朝他们两看来的视线。

    “OK啦!”白心宛朝她悄悄用口型说道。

    阮小沫这才放心下来,白心宛看上去,似乎真的是没有生气,也没有介意的样子。

    她没再反驳靳烈风,跟着他走出了厨房。

    快要走出厨房外面的走廊的时候,她忽然听到靳烈风出声。

    “饺子你真的觉得不错?”

    阮小沫疑惑地抬起头看了男人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

    刚才不是说了不错的吗?

    “不错啊,要不是说了是你们做的,我都会当成是专业的厨师包的。”阮小沫尽量把这话说得很诚恳。

    毕竟之前误会了他,现在总要说好听一点的。

    靳烈风不吭声了,直到他们两走出走廊,靳烈风才松开她,语气里强调着一个重点。

    “阮小沫,那些饺子,不是‘我们’,是我,我一个人包的!”

    说什么他们他们的,饺子只有他一个人包的,白心宛只是在一旁指挥而已,算什么出了力?

    要夸,阮小沫也只能夸他一个人!

    “你一个人包的?”阮小沫有些意外,她以为白心宛多多少少会教靳烈风的,“全都是?”

    “废话!”男人傲娇地瞥了她一眼,姿态得意,“看不出来是吧,我就说了,你的厨艺天赋但凡能有我的一半,也不至于制造出生化武器了!”

    阮小沫:“……”

    安慰你夸你,你还喘上了。

    这男人真是……自信心爆棚。

    “那刚才我说的那些话……”

    阮小沫想起自己之前跟他闹的时候,真担得上“无理取闹”四个字了。

    在和靳烈风在一起之前,在意识到自己爱上他之前,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其他女人一样,一点儿风吹草动,就会让她心神不宁,宛如惊弓之鸟。

    “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别以为解释过了,就能蒙混过去!”靳烈风盯着她,显然是不肯放过的语气。

    FL "HHXS665" 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爱,绝不放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国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幽山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幽山月并收藏爱,绝不放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