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烈风睇着她,语气阴沉:“你就真的要和我分开吗?阮小沫?!”

    阮小沫滞住。

    昨天他们两就是因为这样的话题,才吵起来的。

    她要是再像昨天那样在这个问题上坚持,只会再度跟他吵起来。

    可是她也不能无视她妈妈的威胁……

    阮小沫咬着嘴唇不说话,视线定定地盯着自己面前的牛奶杯。

    她虽然没有像昨天一样激烈地反对他,但她的态度,也足以说明一切了。

    靳烈风的脸色彻底地沉下来。

    她还是想跟她母亲妥协,还是想要跟他分开!

    “阮小沫,我不会同意的。”他的视线紧紧锁着她,“我不会同意你的提议,更不会同意你母亲的要求!”

    他倏然站起身来,毫无商量余地的声音传来。

    “你母亲要我跟你分手是吧?好!”靳烈风狠狠地道:“要么让她自己亲自来跟我说,要么让她最好是死了这条心!!!”

    阮小沫握紧了手,将嘴唇咬得紧紧的。

    她妈妈怎么可能会死心?

    如果这件事那么好摆平,也不会闹到她妈妈先是非要强行打掉她的孩子,又在家割腕,拿命来逼着她分手了!

    男人的脚步声响起,是朝着饭厅门口走去的。

    阮小沫想起昨天的事,心头一惊地抬起头,望向饭厅门口。

    “靳烈风,你要去哪儿?!”

    他高大的背影顿了顿,回过头来,俊美的脸上满是烦躁和不悦。

    “去公司!”靳烈风没好气地道。

    难道她这么反对他去找她母亲,他还能真不顾她的意愿,非找过去吗!

    阮小沫这才松了口气,点点头哦了一声。

    “盯着她,不许她剩下一点食物!”

    阮小沫才转回身,就听到靳烈风在外面吩咐佣人。

    她看着一桌子刚出炉的新鲜早餐,心头烦闷得根本不想吃任何东西,但显然靳烈风也知道她是这么想的,才会让佣人看着她吃完。

    没办法,阮小沫只好拿起一个小块的牛角面包,掰开来,沾着浓汤一点一点吃起来。

    帝宫大厨的手艺真的没得说,即使她心情这么不好,这么没有食欲的情况下,也能觉得这早餐好吃极了,令人食欲大增。

    可如果可以,她是真的一点儿也不想吃。

    夹在母亲和靳烈风之间为难,两个又都不肯退后一步,这让她怎么办?

    她现在,哪里有什么心情品尝美食?

    阮小沫在家里待了一天,下午的时候,白心宛和往常一样跑来了。

    “小沫,昨天你休息得还好吗?”白心宛落座在她对面,单手托腮地问道。

    阮小沫没多想,只点点头。

    白心宛眼睛睁大:“不是吧?那你们昨天……不对,医生不是说了吗?初期的话,你们不合适——”

    “啊?”阮小沫这才反应过来白心宛在说什么,连忙手忙脚乱地否认:“没有没有!怎么可能的啊!”

    昨天是差点擦枪走火,可是靳烈风还是乖乖冲冷水澡去了,根本就没怎么样。

    白心宛好像有些意外:“可是,我开门的时候,不是刚好看见你们在?”

    阮小沫哭笑不得:“那个时候我们在吵架,就差打起来了好吗!”

    要不是她体力完全够不上反抗靳烈风,她昨天真的可能就挣脱开靳烈风,离家出走了!

    白心宛愣了愣,过了小会儿,才放心地拍了拍胸口。

    “吓死我了,我昨天一打开门,还以为自己在不该开门的时候开门了,还好不是那么回事。”

    阮小沫抿了抿唇,“不会的,昨天的事,我还要多谢你了,谢谢你替我看着靳烈风,他昨天一个人冲出去,我是真的挺担心的。”

    白心宛笑着将胳膊搭在桌上,盯着她:“谢什么,我今天来啊,还要向你道歉的。”

    “道歉?”阮小沫茫然了下,“道什么歉?”

    “电话啊!”白心宛从包包里,把自己的新手机拿了出来,放在桌上给阮小沫看。

    她解释道:“我昨天的手机丢了,虽然后来找回来了,但我看过里面你给我打了很多电话,还有接通的,那通接通的电话的时候,偷我手机的人好像……所以抱歉啊,小沫,希望昨天电话的事,没有造成你和安斯艾尔之间的误会。”

    这个阮小沫昨晚就已经选择了相信靳烈风,倒不是很放在心上。

    “没事的,这又不是你的错,而且,我跟他昨晚也说清楚了的,你不用介意的。”

    白心宛似乎才放心下来,吐了吐舌头,“我是昨天回去才发现手机不见了,今天手机找回来的时候,又才知道了昨晚你打电话来的事,我吓坏了,以为这种情况,一定要被你误会了,小沫,你人真好!”

    被白心宛夸得不好意思,阮小沫挠了挠头。

    她其实也不是昨晚就这么坚定地相信白心宛的,那通电话的时候,她也确实误会了。

    不过现在再说这些,似乎也不太好,她又不好解释,只能蒙混过去了。

    白心宛在帝宫待了一下午,阮小沫其实一直都有些走神。

    早上和靳烈风说的那些话,都还历历在目,她现在心里乱得不行,根本没有心思好好去和白心宛聊天。

    如果不缓解她母亲的情绪,她不知道母亲什么时候就会再次做出偏激的行为。

    可是跟靳烈风提之前的提议,他又一定不会答应的。

    阮小沫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感觉自己简直要被烦死了。

    “小沫,安斯艾尔给你买了这么多冷笑话啊。”白心宛走进书房里,被面前整面墙壁整面墙壁的冷笑话全集给惊呆了,“你说……他平时会看这些书么?我记得他这书房里,以前都是财政科研之类的东西……”

    阮小沫现在完全没有心思看什么冷笑话,她的目光朝靳烈风平时会看的那些书投去。

    “应该不会吧,我跟他讲冷笑话的时候,他都不知道笑点在哪儿。”

    那些书看上去,画风和她的那些书完全不同,连颜色都比她的那些娱乐书籍要来得深沉而厚重。

    阮小沫心烦意乱地从其中随便抽了一本书翻起来,翻到其中一页的时候,她忽然愣了愣。

    快看 "buding765" 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爱,绝不放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国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幽山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幽山月并收藏爱,绝不放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