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小沫连忙抓住他的手,脸红着阻止道:“靳烈风!你别忘了医生说过,我现在不能——”

    “shit!”

    靳烈风的脸色一黑,下颔线瞬间紧绷起来。

    他胳膊抵着阮小沫的脸侧,对于医生之前的吩咐似乎是恨之入骨的感觉。

    阮小沫从下往上望着他的脸,有点慌。

    她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根指头,轻轻推了推他:“靳烈风?”

    他到底是肯放弃还是不肯放弃啊?

    这么下去她很慌的。

    “你最好给我快点从你妈妈的肚子里出来!”靳烈风瞪着阮小沫的肚子,恶狠狠地威胁道:“不然,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阮小沫被他在这种时候还要威胁自己的孩子,弄得哭笑不得。

    她肚子里的,不就是他孩子。

    哪有这样威胁自己孩子快点出来的?、

    而且,她现在怀上也没多久啊,怎么能让孩子快点出来?

    除非……

    阮小沫眼底快要憋不住的笑意忽然凝了凝。

    除非……流产。

    她不敢再想下去。

    “你、你打算今晚一直保持这样吗?”阮小沫勉强着自己转移注意力,“胳膊不会酸吗?”

    靳烈风现在维持着一个俯卧撑的姿势,身子板正紧绷,隔着他身上的衬衣,也能感觉到他的每一块匀称的肌肉线条,都紧绷到了极致。

    “阮小沫!你还好意思说风凉话?!”

    靳大总裁极其不爽地瞪了她一眼,起身就扯开衬衫的衣领。

    一颗、两颗、三颗……

    扣子松开,从鲜明的喉结往下,锁骨、壁垒分明的肌肉线条,人鱼线……

    阮小沫呆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知道自己该移开视线的,但是眼前的画面,就像是美术课上用以练习人体的石膏像一样完美。

    靳烈风像是世界一流的雕塑大师,用尽一生的心力,精心雕琢每一个部分而产生的完美作品。

    隔了好半天,阮小沫才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撇开脑袋,语气很心虚地问:“靳烈风……你、你干什么?你不会……不会打算继续吧?”

    不然他脱掉自己的衣服做什么?

    迎接她的,是对方冷哼一声,那语调,仿佛是早就发现她目不转睛地看了好一会儿了。

    阮小沫更加心虚地咽了咽唾沫。

    然而,接下来,床铺上的压力却是一松。

    阮小沫疑惑地回头,就看到男人一边往浴室走去,一边顺手把脱下来的衬衫丢在地上。

    浴室的门被关上,没有关得很严实,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

    咦?

    阮小沫愣了愣,看了看地上的衬衣,又看了看浴室的门板。

    原来靳烈风刚才脱掉衣服,是为了去浴室洗澡?

    阮小沫松了口气。

    但很快脸色又更加红了。

    待在靳烈风身边,她都被他带坏了!

    阮小沫捂住脸,把自己塞进被窝里。

    刚才看到他脱掉衬衣,她还以为……结果他只是要去洗澡而已。

    对啊,这没毛病。

    谁洗澡是穿着衣服的?

    不,不是她想多了,而是谁让他要去洗澡也不说清楚,一声不吭地就在那里脱?

    对,就是靳烈风的错!

    绝对绝对是他的错!

    阮小沫替自己找了个完美的理由,反正不是她刚才被眼前的美色迷了眼。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自言自语地道:“宝宝,你别管你爸刚才说的那些话,他就是那个脾气,你乖乖的啊,别怕!”

    说什么催着孩子快点出来,有他这么当人爸爸的吗?

    阮小沫想着他刚才威胁自己儿子的幼稚语气,忍不住在被窝里噗嗤笑了出来。

    靳烈风今晚恐怕是真的喝多了。

    什么幼稚的举动都做。

    为了让她吃醋,没有去真的找别的女人,却让人家商场大半夜地为他一个人开,就为了买一瓶白心宛身上的同款香水,自己撒自己一身,给自己制造“罪证”。

    谁知道中间出了岔子,她听到那个电话里莫名其妙的另外的人声音,弄得她气得要跟他闹离婚。

    真是……

    靳烈风鲜少有这么明显幼稚的时候。

    想起白心宛,阮小沫从被窝里探出头,看向那枚被放在柜子上的领带夹。

    她迟疑了一下,起身下床,走了过去。

    看到白心宛来送领带夹的时候,她心里是真的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一直以来,都很放心白心宛,不单单只是因为白心宛说过有喜欢的人,更因为白心宛在她面前,一直表现得很坦然,很亲切。

    可今天晚上,她一度怀疑白心宛怀疑到了极点。

    在听到电话里的声音的时候,她是真的以为电话那头是白心宛来着。

    但现在看来,白心宛和靳烈风是真的清清白白,什么都没有。

    阮小沫捏紧了那个领带夹,心头浮上一丝内疚。

    她不该不信任白心宛的,明明一开始白心宛去追靳烈风,就是为了替她看着靳烈风。

    那明天,明天她要请白心宛来家里吃饭,她最近跟厨师终于学会了一道不那么难吃的菜了,说什么,也该做给白白心宛尝尝。

    阮小沫把那枚领带夹放回去,却意外发现领带夹上,有一点红色的印子。

    红色?难道是沾上血了?

    她想起靳烈风说的跟一群人打架的事,心头一紧,连忙把领带夹拿起来看。

    可那道红色的印子,看上去不像是血。

    阮小沫用手指蹭了蹭,那道印子很快就被蹭掉了。

    她盯着自己指腹上的红色痕迹看了看,仔细辨别,发现……那好像是口红的印子?

    口红?

    口红的膏体怎么会沾在靳烈风的领带夹上?

    除非,是两个人在极其亲密的情况下,女人涂着口红的嘴唇,碰到了男人的领带,刚好顺着印在了领带夹上。

    脑海里,浮现出一幕旖旎的画面来。

    阮小沫愣了愣,但很快就摇了摇头。

    不可能的,靳烈风不会这么做的,白心宛也不会。

    她之前已经误会过白心宛一次了,不能再无端端地怀疑人家。

    白心宛今晚替她一路看着靳烈风,还要陪靳烈风做那种好让她误会吃醋的幼稚事情,已经很不容易了,她不该再多想的。

    可是,口红出现在靳烈风的领带夹上,也确实很奇怪。

    好看小说 "jzwx123" 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爱,绝不放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国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幽山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幽山月并收藏爱,绝不放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