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借着走动,手悄悄彻底拉开浴袍的绑带,让衣领大开,里面湿透的裙子顿时一览无余。

    做完这一切,罗西亚自己却还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更加靠近了靳烈风跟前。

    她仰起头痴迷地盯着他,假模假样地解释着:“安斯艾尔哥哥,好久没有见到你了,最近很忙吗?”

    以往每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都是小女孩的打扮。

    今天弄成这样,对她来说,居然还歪打正着了!

    罗西亚得意地悄悄瞟了一眼阮小沫,心里开心着终于有机会让安斯艾尔哥哥看到她了。

    靳烈风的眸光冷冽,虽然落在她身上,但很快带着一丝嘲弄地开口了:“是啊,多久没见了呢?”

    实际上,他连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和他见过面,都不记得了。

    更不要说,让他记起来到底有多久没见。

    见靳烈风搭理自己的话,罗西亚一下失去了继续拿戒指的事刺激阮小沫的想法,她现在只想趁热打铁,好让自己在安斯艾尔哥哥心里占据一些地位。

    她早就受够了只能向那位高傲的罗莎琳德夫人讨好的日子了。

    那位夫人总是那么不咸不淡的高高在上着,要讨罗莎琳德夫人的欢心,简直比登天还难!

    除了众所周知的白心宛深得罗莎琳德夫人的喜欢,其他女生就算各种找机会讨好她,也不见得能得到她一个赞赏的眼神。

    还不如直接从安斯艾尔哥哥这里下手!

    罗西亚顿时甩下自己丢了戒指的好朋友,径直就走过去,要装乖卖巧地挽住靳烈风的手臂。

    谁知道,靳烈风却朝着她冷笑了一下,嗓音冷冽得不带一丝感情,“冷吗?”

    罗西亚搂了搂自己的胳膊,顺着他的话点点头:“有一点。”

    照着情况来看的话,男人一般都会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给——

    “冷你还把浴袍拉开?”

    靳烈风的视线轻蔑地从她身上移开,语气里没有一点给她面子的意思,讽刺意味浓厚到谁都听得出来。

    其他人背对着她,不知道她刚才做了什么,这下一听,都能明白她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

    刚才从水池里起来的时候,哪个女生都有些很不雅观。

    除了像阮小沫那样裙子黑漆漆的根本不透的,其他人都是乖乖地裹好了浴袍,免得白白被人看光了。

    顿时,其他人看罗西亚的眼神,就有些不好看了。

    罗西亚的母亲更是脸色难看起来。

    “啊?绑带什么时候松了?!”罗西亚脸上一阵白一阵红的,连忙手忙脚乱地开始给自己系绑带,还装作不知情的样子。

    可这样做当然没人信。

    湿衣服贴着皮肤,敞着风一吹,谁能感觉不到浴袍散开了?

    但明着揭穿她,也未免会让人太无地自容了。

    酒会现场气氛尴尬,刚才还一直很主动喋喋不休的罗西亚,绑好浴衣绑带后,顿时没了声音。

    靳烈风扫视周围一圈,伸手去拉阮小沫。

    阮小沫有些介意地不想站在他身旁。

    她被人污蔑,可洗不脱这个污名,站在靳烈风身边,是给他丢脸的。

    她不想让靳烈风因为自己也一起丢脸。

    “阮小沫,你干什么?”靳烈风回头盯着她,因为她抗拒自己的行为,有些不悦。

    阮小沫想要拉开他的手,小声地道:“靳烈风,我不想丢你的脸……”

    可是她已经丢了。

    她没有做到自己之前答应罗莎琳德的话,没有维护好靳家的名誉。

    “你不肯跟你男人站在一起,才是丢我的脸!”靳烈风睇着她,不爽地道:“阮小沫,过来!”

    作为他名正言顺的妻子,竟然连站都不肯站他身边。

    这不是丢他的脸是什么?!

    阮小沫无奈,只能任他牵着自己,走到那个小圆桌前。

    “钻石戒指是吧?”靳烈风又把视线落在了之前丢戒指的那个女生面前,语气冷漠地问。

    女生脸红红地点点头,一副想要上前,但看着罗西亚的前车之鉴,又不敢做什么的样子。

    靳烈风冷笑一声,修长的手指从那堆小东西里面翻出一张小卡片,黑色,金色花纹。

    “阮小沫,你出息可真大,我给你的卡要买上一座钻石矿山都可以!”

    他指腹间夹着那张卡,瞥着自己身边的小女人。

    “你竟然会为了这么个不值钱的玩意,偷窃?是你脑子进水了,还是她脑子进水了?!”

    阮小沫愣了愣,才想起来,手包是佣人替她收拾的,看来这张黑卡,也是他吩咐佣人放进去的。

    这张无上限黑卡,别说一枚只是看上去超大朝闪的钻石戒指了,就是要买多少钻石矿山都可以!

    罗西亚见她包里竟然还有这种卡,神色顿时滞了滞。

    她之前是觉得阮小沫不过是安斯艾尔哥哥图新鲜才结婚的女人,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抛弃的。

    毕竟连个像样的婚礼都没有,也没有昭告媒体,怎么可能是宠着阮小沫的?

    她本来以为挑拨的话,也很容易,泼点脏水给阮小沫,安斯艾尔哥哥自然就会嫌弃阮小沫了。

    可事情到了现在,她才发现自己用错招了!

    阮小沫本来包里有这样额度无上限的卡,那还有什么必要偷她们一颗钻石戒指?

    这样一来,她们泼给阮小沫的脏水,就完全站不住脚了!

    “对啊,靳少这么宠自己妻子,就这张卡,要买什么不能买啊?有什么必要非冒着危险偷?”

    “这张卡,不要说钻石戒指了,给自己买个等人高的钻石雕像都没问题了!”

    “那这戒指怎么会在她的包里呀?这不对吧?”

    “这谁知道啊,反正你有这卡,你还不去店里刷卡买单,却去偷别人的?”

    阮小沫没想到,就这短短的时间内,现场的人的想法,瞬间就翻转了。

    罗西亚想往后退,但她刚才出声是最大声的一个,也是表现得最积极的一个,一句一句都想暗示阮小沫偷了戒指,现在恐怕是不能全身而退了。

    而丢戒指的女生更是一下就慌了,六神无主地望着她,希望她能赶紧给一个圆场的办法。

    FL "HHXS665" 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爱,绝不放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国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幽山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幽山月并收藏爱,绝不放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