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死在墨修泽手上,你是不是就会记我一辈子了?!!

    阮小沫被他的话怔在原地。

    “你不是想逃,不是想和我断干净吗?”靳烈风深邃的眼眸死死盯着她,“那我就要你记得我,这辈子都记得我!!!”

    阮小沫感觉自己喉咙里,像是堵着一块棉花。

    她想说些什么,她想说,靳烈风你别做梦了,你就是真死在墨修泽手上,我也不会记得你!

    她还想说,靳烈风你真的不要命了吗?我记不得记得你有那么重要,至于你用命来搏吗?!

    可她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她胸口滞闷,心底一阵阵地难受涌了上来。

    察觉到自己快要当着他面流泪了,阮小沫连忙转过身,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因为他这句话的反应,如此的大。

    “你哭了,阮小沫。”靳烈风的语气变了变,却更加咄咄逼人:“你根本就舍不得我死!”

    阮小沫想要转身反驳,但她刚擦干净脸上的眼泪,就听到了门锁打开的声音。

    她连忙低下头,走到门的侧边。

    她撩了几缕发丝稍微遮着脸庞,不想让墨修泽发现她刚才哭过。

    “怎么了?”墨修泽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为什么把门关上了?”

    阮小沫张了张口,想要解释,就听到门边两名守卫的雇佣兵替她先一步解释道:“是这样的,阮小姐有些旧账,想要单独清算一下,所以就暂时把门关上了。”

    阮小沫心头发慌,快步走到门口,点点头道:“其实也没多久,我本来就打算出来找人带我找你的。”

    她朝里面看了一眼,仿佛有些嫌弃似的。

    “这里又小,又闷,空气不流通,我待了会儿,就觉得受不了了。”

    墨修泽低头望着她,清隽的面庞上,一双幽深的黑色眸子,看不出来什么情绪,也看不出来他是不是有怀疑她。

    阮小沫被他看得心底更加心虚,连忙率先走出门,道:“我看我还是先回去吧,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我也困了,回去吃过午饭,刚好休息一下。”

    墨修泽挽唇笑了笑,走到她身边,高挑的身材足足高出她不少。

    他温和地道:“早知道那边的事要处理这么久,我本来就该让人先把你送回去的。”

    阮小沫摇摇头:“没事,你离开也没多久,不过我现在是真的有点困了,想回去吃饭休息了。”

    墨修泽忽然抬手摸了摸她的发顶,笑容如初冬的暖阳,“我马上让人送你回去,这边,我暂时还不能离开,你回去好好吃饭,好好休息,把……”

    他睇向阮小沫平平的小腹,似乎刻意地道:“把身体养好。”

    阮小沫被他这意有所指的话,说得一阵心慌,瞬间都忽略了墨修泽刚才的亲密行为。

    她生怕被一旁的靳烈风听出来些什么。

    这个孩子,她没打算让靳烈风知道。

    她是打算自己抚养长大的,否则,如果被靳烈风知道了这个孩子的存在,就更加不可能和靳烈风一刀两断了。

    “怎么脸色这么差?”墨修泽又抬手碰了碰她的额头,“体温是不是有点低,这里有这么冷吗?”

    阮小沫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就听到靳烈风恶犬一样的咆哮声。

    “再碰她一下,我一定会把你的手砍下来!!!”

    阮小沫被他的吼声惊得心惊肉跳的,担心靳烈风会不管不顾地把刚才她提条件的事,在墨修泽面前给抖出来。

    她连忙拉开一点和墨修泽的距离,朝他仰起脸勉强微笑着道:“你看,这里吵死了,既然你还要忙,那我就先自己回去了。”

    墨修泽点点头,水墨画一般的眉头舒展开,带了一丝清淡的笑意。

    “我让司机把车停在门口。”他拿出手机,一面送她出去,一面通知司机。

    在走廊上走了一段路,阮小沫小心翼翼地回过头,却在门关上前的缝隙中,看到了靳烈风朝她这边投过来的视线。

    如果不是门彻底关上,阻隔了他的视线,也许那道视线,会注视着她到天荒地老。

    阮小沫回过头来,感觉自己这一趟,说不上是放心了些,还是担心了些。

    靳烈风这个人,不是一个好控制,好说话的人。

    尤其是刚才她说出最后一个条件的时候,靳烈风的反应太过激烈。

    他不见得会答应的。

    如果他不答应,那她要是放了靳烈风,势必会给墨修泽这边的人,包括苏琪琪在内的人,带来灾难。

    以前在帝宫的时候,靳烈风让她见识过的帝宫的酷刑,她还记得。

    那样可怕的画面,她不敢想象会降临在这些人身上。

    阮小沫交握住双手,手指彼此绞得发白。

    靳烈风就不能放弃她,放弃之前的一切吗?

    大家各自安好,对他而言,就那么难以达到吗?

    为什么,他为什么一定要这么执着地不肯放过她?!

    一路从走廊出来,直到走到大门口,阮小沫都没办法想得明白。

    “我已经嘱咐了家里的厨师给你准备好适合的菜式了,你回去,把饭吃了,好好睡一觉。”

    墨修泽替她打开车门,站在车门口道。

    阮小沫点点头,弯腰上了车。

    “还有,这边的事,你不用担心,也不用想太多。”墨修泽站在门口朝她微笑,“我都会处理好的。”

    阮小沫因为之前对靳烈风说过的话,听着这句话却有点心虚。

    “我没有担心什么。”

    她下意识地反驳,出声才发觉有可能这句话墨修泽并没有别的意思。

    “只是……”

    阮小沫想着挽回点什么,但发现,也许她什么都不要再提,才是最好的。

    “反正,你处理完了这边的事,也早点回来吧,这里总不至于要你随时随地守着的。”

    墨修泽神色不变,脸上的笑意淡淡的,就好像是山水画浅浅地晕染开的一样。

    “好,处理完了这边,我就回来。”他嗓音温柔,替阮小沫关上车门,吩咐司机开车。

    车子渐渐的驶离了这个严密看守着靳烈风的地方。

    阮小沫一个人坐在后面的车座上,思绪又飞回到了先前和靳烈风独处的时候,他说过的话,再一次浮现在她脑海里。

    加我 "jzwx123" 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爱,绝不放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国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幽山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幽山月并收藏爱,绝不放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