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屋子应该是故意设计的,屋内空间不大,为的就是能够从门口一眼望尽,不留视觉死角。

    所以她抬起头,就看到了一动不动的靳烈风。

    她来之前,想到过经过了一天一夜的折磨,他看上去,应该会有多糟糕。

    但实际上看到的时候,那种视觉冲击,却足够让她心脏为之一颤。

    她几乎不能在靳烈风身上找到一块好的地方。

    他看上去如此狼狈,湿漉漉的头发,破烂的衣服,浑身是血和伤。

    只是那双从下往上看过来的紫色眸子,依旧泛着狼一般的狠戾和嚣张的气焰。

    若不是他身上的伤,和被绑起来的样子,只看着那双眼睛,靳烈风还是靳烈风,那个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靳烈风!

    阮小沫站定在那里,被他一身的伤势怔住了。

    “我敢打赌……”靳烈风沙哑的声音响起,带着嗓子几乎干凅的感觉,“是你主动提出来见我的,阮小沫,是不是?”

    确实是,是她主动跟墨修泽提出要求过来见他的。

    她需要知道墨修泽关着他的位置。

    “不过是来见你最后一面而已。”墨修泽冷冷道:“毕竟今后,就没机会了。”

    靳烈风似乎这才注意到了和阮小沫一起进来的墨修泽的身影,紫眸阴鸷地朝他看过去,蓦地,他冷笑一声。

    “来见我,说明她心里有我。”他盯着墨修泽,目光挑衅,“就算和你在一起,她的心也在我身上!”

    墨修泽脸色难看了几分,眸色闪动。

    这是他要发怒的征兆。

    “拿来。”他语气平静地朝旁边的人道。

    阮小沫目光紧追着那个人,不知道墨修泽跟那人要的什么东西。

    一双能阻隔电流的黑色厚橡胶手套,递到了墨修泽手里。

    他低眸,视线落在自己手上,不紧不慢地套上那双橡胶手套。

    阮小沫的心口顿时紧了紧。

    墨修泽不会是要——

    “我来之前,敏感剂给他补充了吗?”墨修泽套上手套,又从旁边的人手里接过一个黑乎乎的棍子。

    看起来,似乎就是一般的普通棍子,但阮小沫能看到上面的开关,和调档按钮。

    敏感剂……

    阮小沫记得,这是靳烈风曾经用墨修泽威胁自己的时候,用过的东西。

    没想到墨修泽手上也有。

    那这一天一夜的折磨……岂不是比她预想中更加可怕?!

    但现在不是她该开口的时候。

    她要是这个时候为靳烈风说话,容易暴露她的计划。

    “已经打过了。”墨修泽的下属回答道:“剂量足够,持续一整天没有任何问题!”

    “好。”墨修泽淡淡地回了一声,然后按动了棍子上的开关。

    噼里啪啦的电流声,从棍子的顶端传来。

    盯着那蓝紫色的电流火花,阮小沫的心都快要揪起来了。

    果然,那是一根高电压的电击棍。

    打在人身上,电量不会致死,但痛楚会因为敏感剂加倍,还能让人持续保持清醒。

    她……要眼睁睁看着靳烈风受刑吗?

    阮小沫知道自己该移开视线,或者找借口离开才对。

    可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盯着那根可怕的电击棍,一想到电流从棍子顶端窜到靳烈风身上那种皮开肉绽的疼痛,她的脑子就乱作一团。

    墨修泽拿着电击棍,缓步走到靳烈风面前,目光阴沉地盯着他。

    他一言不发,或者说,既然占了上风,他也不必再跟靳烈风逞什么口舌之能。

    靳烈风身上的衣服,依旧还没有干透,带着一些水分,贴在皮肤上。

    墨修泽二话不说,打开电流,开到最大档,直接就打在了他的胸口上!

    阮小沫看到靳烈风的身子猛地震了一下,连带着紧紧绑缚着他的绳子,也被这一瞬间震得绷紧了。

    这是身体本能反应的效果,不是靳烈风挣扎造成的。

    他没有出声,没有发出一声的惨叫。

    墨修泽收回电击棍,眸色冰冷地看着他。

    靳烈风低着头,面庞朝下,仿佛被刚才的电击打得征管法都脱力了。

    可不过片刻的时间,他却又嘲笑地道:“墨修泽,你就这点本事?!”

    听得出来,他出声很勉强,嗓子艰涩到了极点,但语气还是那么狂妄跋扈。

    就好像他不过是来检验墨修泽折磨人的手段的。

    但他好歹,还能够说得出话。

    阮小沫紧揪着的心脏,终于稍稍放缓一些。

    墨修泽冷睨着他,忽然笑了,“折磨人的本事,是比不过经验丰富的靳少,不过靳少既然这么本事,那希望能扛到我玩够了折磨游戏的最后一天!”

    说罢,他又狠狠地将手上的电击棍按了上去。

    和刚才不同的是,这次他直接地按在靳烈风胸前的伤口上。

    噼里啪啦的电流从那个位置四窜,空气中几乎能闻到皮肉烧焦的气味。

    阮小沫的呼吸一瞬间滞住。

    持续的折磨,让靳烈风的身体不断地抽搐着,汗水混合在湿漉漉头发滴下的水滴里,在飞舞在空气中的灰尘中,坠落在地上。

    阮小沫咬紧下唇,用力闭上眼睛。

    她忽然后悔,自己也许不该来的。

    不来,就不会亲眼看到这一幕,也就不会这么难受。

    可是不来,那她接下来的计划,也无法实施了。

    “墨先生!”

    门口有背着枪的人匆匆跑进来,打断了墨修泽对靳烈风的折磨。

    他回过身,瞥了一眼进来的人,“什么事?”

    来人道:“是靳家那边——”

    墨修泽冷嗤一声,将手里的电击棍交给自己的下属,睇了不动弹的靳烈风一眼。

    “没想到你家的人还挺烦,说不定,我该早点把你死亡的消息,直接放出去,也就该清净了!”

    说罢,他命令了周围的人一声:“照顾好阮小姐!”

    “是!”房间里的几个人立刻回答。

    “小沫,我处理完那些琐事,马上就回来。”墨修泽望着她,轻声嘱咐道:“你可以让那些人待你去旁边的房间里,休息一下。”

    阮小沫不动神色地点点头,“好的。”

    靳家那边的事应该挺棘手的,墨修泽见她顺从答应,这里有人照看也不用担心,很快就跟着刚才进来的人匆匆离去了。

    添加 "HHXS665" 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爱,绝不放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国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幽山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幽山月并收藏爱,绝不放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