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靳先生!”重莫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可怜巴巴地道:“你不会就打算这样把我一个弱女子丢在郊外吧?”

    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根本就不大可能打得到出租车。

    如果靳烈风真把她丢出来,那她怕是要在郊外待上整整一夜了!

    男人站在人群中,个头高挑,俊美的面容上,只有冷到了极致的神色。

    “要进来?可以。”靳烈风轻蔑地盯着她,话语凉薄:“我在这里养了九条藏獒,你要是进来,今晚可以和它们住在一起!”

    重莫可怜巴巴的神情凝滞住。

    藏獒?

    九条?

    让她跟九条藏獒住在一起?!

    这男人太过分了!!!

    “靳烈风!你这个没有同情心的混蛋!”

    重莫终于遏制不住暴躁的内心,指着男人的脸骂起来。

    “我又不是故意留在你这里的,你家佣人把门反锁了我出不去才会被你抓到!你能不能讲点道理!”

    “同情心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价值吗?”男人勾了勾唇角,带着些讽刺意味的笑容显得轻佻又邪魅,“对不起,那种东西我没有!”

    重莫简直要气炸了,傍晚因为被他拒绝的低落情绪,刹时一扫而空。

    “靳烈风,我眼瞎了才会喜欢你这样的臭男人!好,你要赶我是吧?那你把我送你东西都还给我!我不送东西给你这样没同情心的混蛋!!!”

    听到她的话,靳烈风冷哼一声,脸上的笑容消失,只吩咐佣人道:“把门关起来,不许再让这个女人进来!”

    佣人纷纷低头回答道:“是,少爷!”

    重莫就这样,眼睁睁地看到了别墅的大铁门,在她面前缓缓关闭。

    靳烈风转身就走,再没有看她一眼。

    佣人们除了守门的保镖,也都渐渐散去。

    一阵凉风吹过,伫立在大铁门前的重莫,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郊外的晚上,真挺冷的。

    “死男人、臭男人、没同情心的神经病!”

    重莫不甘不愿地捡起地上的包,拎在手里,找了半天摸出手机来。

    还好,手机还有点电量。

    她打开打车软件,尝试着叫一辆出租车来。

    可这里荒郊野外的,哪有哪个司机肯接单?

    重莫咬咬牙,加了不少的车费,然后死死盯着手机屏幕。

    一秒钟过去了。

    两秒钟过去了。

    三秒钟……

    依旧没有司机接单。

    重莫顿时悲从中来。

    这大晚上的,她怎么才能回去啊?!

    死男人!

    重莫忍不住回头再瞪了一眼灯火通明的别墅,然后在下一阵冷风里哆嗦了一下,挎着自己的包,最后加了一次车费,迈开步子,走在通往市区的车道上。

    此刻,比起傍晚来的时候的神采飞扬,她现在整个人都显得狼狈不堪得很。

    “死男人!臭男人!”重莫真是郁闷至极,边走边骂:“大半夜的,竟然做得出把一个女人赶出来,丢在郊外的大马路上的事!真是丧心病狂!!!”

    被关在收藏室的时候,她以为自己要在靳烈风的房子里呆一整晚了。

    结果,她大半夜的,就被靳烈风的人连拉带拽地赶出了他的郊外别墅!

    重莫心头极其不爽地骂了几句,但很快,又冷又困的感觉,就包围了她。

    重莫独自走在通往市区的车道上,四下张望,心头忍不住发沭。

    这里毕竟是郊外,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野生动物什么的。

    就算没有野生动物,这样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说不准也会有什么坏人之类的。

    她一个女生遇到了,怎么可能逃得过?

    靳、烈、风!

    重莫顿时对那个竟然真的能将她一个弱女子丢出别墅的臭男人,燃起了一股愤怒之情。

    靳烈风,他可真是做得出来!

    收着她的礼物,拒绝着她的告白,还要把她在大半夜的时候丢出郊外!

    这男人何止是脾气烂,简直是烂到渣了好吗!!!

    她要是今晚在郊外出了什么事,他能心安理得地继续留着她送的礼物吗?!

    混蛋!

    臭男人!

    神经分裂症患者!

    重莫心底忍不住把他骂了一遍又一遍,但一路上还是战战兢兢的。

    忽然,路边的草丛里响了声,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动了动。

    重莫吓得立刻站住了。

    不会是……什么野生动物吧?

    会有狼吗?

    新、新闻节目里,好像没看到报道过城市周边有什么危险性的野生动物啊?

    应该、应该不是吧?

    重莫这么想着,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要离草丛那边远点。

    “沙沙~”

    “啊!”

    草丛又忽然发出一声响动,比刚才那一声还要大,吓得重莫整个人都快跳起来了。

    “嗷呜,汪汪汪!”一声狗叫从草丛里传来。

    听见狗叫,重莫定了定神,朝那边看去,看到草丛里有个毛茸茸的脑袋,也仿佛受惊似的看向她这边。

    原来是一只野狗。

    重莫心头关于野狼的恐怖猜测,才终于打消,踏实下来。

    但那种心有余悸的感觉,却也不是那么容易消失的。

    重莫干脆不走了,拿出手机想查查她刚才双倍出租车费有没有叫到车,就感觉到一阵强烈的远光灯,从她后方照来。

    重莫挡住强光,转头看了眼后面。

    一辆出租车缓缓驶过来,挡风玻璃内显示的状态是待客中。

    这对重莫来说,简直是场及时雨!

    重莫连忙拦下这辆车,坐了上去。

    她之所以从靳烈风的别墅出来之后,走了这么长一段路,就是因为荒郊野外的,根本就不好打车。

    而且大晚上的,这边路也远,很难见到出租经过。

    这辆出租可真是来及时了!

    重莫上了车,跟司机报了自己家的住址,才安心了。

    “少爷,安排的司机接到阮小姐了。”一名保镖快步走到收藏室门口,低头报告道:“阮小姐没有怀疑,直接上了车,已经在回市区的路上了。”

    “知道了,下去吧。”

    “是,少爷。”

    站在收藏室的窗口的男人转过身,出神地盯着地上面的布偶熊。

    刚才那个女人说,要他把她送的东西都还给她。

    想得美!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送他的东西,不是像以前一样,那些东西都是他自己跟她要的。

    快看 "jzwx123" 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爱,绝不放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国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幽山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幽山月并收藏爱,绝不放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