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醉成这样还要工作的?

    她现在还想回公司去工作,想都别想!

    反正都是他安排的客户,就算她交不出,谁敢拿她怎么样?!

    大不了让明天客户自己主动提出自己这边违约,要求拖延时间,再给他们公司一些好处。

    重莫点点头,“也对。”

    说完,她就开始解自己身上的安全带,一副准备下车的样子。

    靳烈风拧起眉头,一把攥住她打算推开车门的手:“你又发什么疯?!”

    重莫也学着他的语气,还带了两分礼貌的道:“我的工作和靳先生当然没有关系,那我自己回去!”

    她是真的生气了!

    明明就是在她的梦里,为什么她还是被管着的那一个!!!

    而且刚才也太丢脸了!

    她真希望自己赶紧醒过来,这个梦她不做了,什么鬼梦!

    靳烈风却没有松开手,只定定望着她。

    重莫被他的眼神盯得心头更加不爽,也努力瞪大了圆溜溜的双眼,鼓起气势盯回去。

    看什么看!

    她做什么了要被他这么凶得盯着看?!

    不过这男人好像一向如此,之前进错了他的会议室之后,他也这样凶巴巴地盯着她,明明跟他就不熟悉,一点儿礼貌都没有,她被烫了手,还凶她!

    脾气又凶又暴躁,这男人要是小时候和她认识,一定被她揍得回家叫妈妈了!

    她小时候可不是盖的,她以前——咦?她小时候……怎么来着?

    就在重莫感觉自己突然有点回忆不起小时候的事的时候,就听到男人仿佛从牙缝里逼出的声音——

    “不准下车!”靳烈风紧盯着这个突然又开始耍小脾气的女人,简直气得牙痒痒,“我、送、你、去!”

    这样行了吧!

    她这个时候下车,也不怕遇到危险!

    待在他的车上就这么不自在?

    她不是应该完全不记得他了么!

    怎么还老是要跑?

    刚才她不还说过,想和他待一会儿吗?

    现在看来,果然这个女人是之前认错人了!!!

    他居然为她一句认错人的话,紧张得快要呼吸不畅了!

    他真是蠢透了!

    “真的?”重莫不相信地回头望着他,但手上,还是乖乖地重新系好了安全带。

    她可不想这男人再替她系一次。

    不然她真的要打个地洞钻进去了!

    回答她的,是跑车马达的一声轰鸣声,车子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窜了出去。

    晚上路上车不多,靳烈风的跑车性能极好,很快就到达了她们公司的楼下。

    重莫下了车,本来打算赶紧跑上去的。

    但刚打开车门,就发觉自己有些头重脚轻。

    还好比她先一步下车的男人,快步上前接住了她。

    “我去给你买醒酒的饮料。”他瞥她一眼,试图把她重新放回车里的副驾驶座上。

    重莫挥开他的手,“不用不用!”

    她只是在做梦,又不醉了!

    等梦醒了,就好了。

    重莫从他手里挣脱开来,晃晃悠悠地往公司里走。

    靳烈风盯着她仿佛踩在棉花上的脚步,黑着脸,终于还是跟了上去。

    这白痴女人万一待会儿摔在楼梯上怎么样?

    万一醉倒在电梯里怎么办?

    万一碰倒了什么东西被砸到了怎么办?

    无论如何,他也不可能放心让这个女人自己上去拿什么东西。

    “咦?电梯在哪边?”

    重莫真觉得自己好像是踩在游乐场的蹦床上,一脚轻,一脚浅,就好像地下的不是大理石瓷砖,是一阵阵波浪起伏的弹簧床一样。

    她要保持平衡,已经很困难了,更不要说让她辨别方向了。

    要不是在梦里,地面怎么可能变成弹簧床?

    “那边。”靳烈风低沉的声音给他指引着。

    “哦哦,在那边啊!”

    重莫点点头,但很快又觉得不爽,明明是她的公司,为什么这个男人比她能更快找到方向。

    “我、我知道在那边啊!”她给自己挽尊地道:“我只是四处逛逛,看看风景而已,你不会以为我真的找不到了?我说了,我没醉!”

    重莫一边说着,一边努力以最快的速度往电梯跑过去,却不知道自己的动作因为要保持平衡,所以变得很慢很慢。

    她以为自己是飞速地靠近了电梯,实际在别人眼里,她根本就像是电影里的那种慢放动作一样滑稽。

    可配上她一脸努力而正经的神色,笑果就更好了。

    靳烈风因这女人一直不停地耍酒疯,而抿紧显得心情不好的唇角,终于隐隐上扬起一个不明显的弧度。

    真是服了这个醉鬼女人了!

    他迈开长腿,快步走上前去,顺手扶了她一把,将她拉近了电梯。

    重莫不满地叫嚷起来:“干什么干什么!我不要你拉!我自己会走!我刚才不就是走得好好的吗!”

    电梯门合上,重莫站在靳烈风的身前,不高兴地抬头望他。

    这才发现,他和自己的身高差距,真是好大。

    重莫的注意力一下就被转移了。

    这么好的身材,这么好的脸蛋,这么好的气质,不做模特,真是浪费了啊!

    她不死心地还是想打靳烈风的主意,鬼鬼祟祟地打量着他。

    靳烈风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提醒道:“我帮你按了楼层了。”

    “谢谢,啊?”重莫这才反应过来,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办公室的楼层的?

    “你怎么知道我的楼层号的?!”重莫一脸警惕地问。

    靳烈风脸上带了些似笑非笑地嘲讽:“你自己在车上的时候告诉我的,你忘了?”

    重莫满脑子都是问号。

    她刚才在车上自己告诉过他了?

    哦,那也对,她现在都有些记不清楚她在车上跟他说过什么了。

    那就是这样的吧,不然没法解释他为什么能知道她的办公室在哪楼。

    不过非要强行解释的话,也可以因为她在做梦。

    其实今天遇到他,就已经很不真实了。

    重莫点点头,当真了。

    靳烈风终于也找到了她喝醉后的一个优点,喝醉了的阮小沫,特别容易相信人。

    她们同事一起吃火锅的地方,选的本来离公司都不远,为的就是下班之后直接走路过去吃。

    跑车代步,自然更快,几步路的距离,她哪儿来的时间告诉他自己的楼层?

    盯着女人信以为真,放心下来的小脸,他唇角的弧度,忍不住又加深了些。

    福利 "xinwu799"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爱,绝不放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国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幽山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幽山月并收藏爱,绝不放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