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莫的话忽然卡了壳。

    她平时的性格不是嚣张的那种,平时大家开玩笑,也就请客吃饭这种小事,现在让她立刻要拿出女魔头的气势,威胁靳烈风,对她而言,实在有点困难。

    而就在她因为想不出来接下来的词汇卡壳的时候,才注意到了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几乎整个人都快扑到了靳烈风的身上。

    脸贴得尤其近,简直像是要亲上了一样。

    亲、亲、亲上了……一样?!

    重莫脑子里轰然一声,从耳朵到脸颊,一下子都红得要滴血了一样!

    更让她脑子里乱成一团稀了糊的,是那个离她极近的男人。

    从这个距离看,他深邃的紫色眼眸,更加妖异,仿佛是如同大海一般,叫人快要溺毙在里面。

    他鼻梁高挺,呼出的热气,些许拂过她的面颊。

    而他的薄唇,就在自己近在咫尺的距离。

    咚咚!

    咚咚!

    咚咚!

    重莫感觉自己的胸口里,何止是小路乱撞啊,简直是大象奔腾,快要把她的心房都给撞破了!

    这一刻,她完全没有办法再思考别的。

    而更可怕的是,靳烈风一改之前的冷漠反应,居然在这样亲近的距离里,主动向她靠近。

    重莫瞪大着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喉头发堵,耳朵里都是自己的心跳声,看着他那张好看到天怒人怨的脸庞,逐渐向她凑了过来。

    太、太近了……

    重莫几乎能感觉到他的嘴唇压在自己嘴唇上的触感,猛地一下闭上了眼。

    果然是她的梦境。

    追他的女人应该从地球南极排到北极,再绕一个圈来回排队的靳烈风靳少,竟然会主动吻她?!

    这不是在她的梦境里才怪了呢!

    就在重莫闭上眼,面红耳赤地等着他的吻落下来的时候,却感觉自己被推了一把,背重重地贴上了副驾驶的座椅靠背。

    然后,就是安全带系上的声响。

    咦?

    咦咦?!

    重莫睁开了眼,看到自己正好端端地坐在副驾驶的座椅上,身上也已经被人系好了安全带,而身边的那个男人,刚好松开她的安全带,紫眸瞟了她一眼,就要收回手。

    刚才他靠近只是为了系安全带?!

    重莫震惊了。

    那她小鹿、啊不,大象乱撞个鬼啊!

    不不,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人家只想给她系安全带,她却以为人家要吻她……这是不是太自作多情了!!!

    重莫心底羞得想就地打个洞,钻进去。

    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的靳烈风,暗自在心底长长出了口气。

    刚才,就差那么一点。

    就差那么一点,他就吻上去了。

    这个蠢女人不知道不能在男人面前靠这么近的吗!

    还闭上眼,她喝多了想闭眼睡觉,也要看看周围的情况好吗!

    搞不清楚她想法的,说不定会以为她是故意闭上眼,邀请别人吻她来着!

    要不是他清楚这个女人就算喜欢上比他差一万倍的男人,都不会喜欢他自己,只怕就要真的把她刚才的行为当成邀请了!

    一想到他靳烈风曾几何时,竟然需要这么压抑自己的感受,连亲吻一个女人都不敢,顿时一股火气直冲胸口。

    他真是恨不得把副驾驶的女人给丢下车去,让她吹吹冷风清醒一下,发什么酒疯!

    她不就不怕跟他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些什么吗!

    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

    也不知道是不是詹妮弗在植入记忆的时候,忘了把这些东西给编入进去!

    等他回去,一定要詹妮弗想办法给个调整计划出来!

    “一定要现在就送我回去吗?”女人的声音响起,委屈巴巴的,还带着点受打击后的郁闷。

    靳烈风面无表情地扳好后视镜,“你爸妈会担心的。”

    “哦……”重莫答应了一声,闭嘴了。

    之前又是威胁又是拽他衣领的女人,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这么乖巧,不由得让靳烈风觉得有些奇怪。

    打火起步之前,他偏过头,朝她瞟过来,正要启动跑车的动作,却停在了那里。

    阮小沫收着下巴,低着脑袋,盯着前面,两只手绞在一起,手指发红。

    她鼻尖红红的,眼眶也是红红的,仿佛受了什么委屈一样,咬着下唇没吭声。

    她这个样子,让他根本没办法忽视。

    “又怎么了?!”靳烈风勉强自己硬着语气问道。

    这个女人,喝醉了之后真麻烦!

    一会儿没认出他胡言乱语,一会儿认出了又不知道发什么酒疯拎着他的领子威胁他,现在他只是要送她回去,她就这幅仿佛被他欺负了的样子,真是麻烦死了!!!

    “没、没事。”

    重莫说着,还滋溜地吸了一下鼻子。

    靳烈风没回话,又看了她一眼之后,踩了油门,跑车飞快起步。

    “滋溜、滋溜。”

    重莫坐在一旁,非常安静地用力又吸了几下鼻子。

    “滋——”

    跑车猛地停了下来,重莫没个准备,身子惯性往前冲,还好安全带系好了,拉住了她的身子。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不耐烦地在方向盘上敲打着,没有规则的节奏,就像是他此刻凌乱的内心一样。

    重莫悄悄地盯着那只带着尾戒的手指,银色的卷叶花纹,古朴而低调的造型,戴在男人这双略带薄茧的大掌上,极为好看。

    手指的敲击,终于停止了。

    “你到底要怎么样?!”

    男人不耐烦的声音响起,仿佛重莫要是真的敢对他提要求,下一秒她就会被他从窗户里丢出去,丢在大街上,不管她。

    可不知道为什么,重莫一点都不怕。

    她还有余力假模假样地再吸了吸鼻子,偷偷瞄着靳烈风的脸色,道:“我、我这段时间很忙,我想回公司一趟,带点东西回家处理。”

    喝得这么醉,差一点就睡在路边了,她还想着工作?!

    靳烈风真觉得,这女人比自己还要工作狂。

    以前她可以为了工作,牺牲自己的身体健康。

    现在哪怕是醉得撒酒疯,也还记得要拿工作回去做!

    “那些工作很重要,我本来是想吃过晚饭之后,再回去公司处理的,可是没想到遇到了你。”重莫小心翼翼地道:“不做不行,不然要跟客户交白板了。”

    靳烈风瞟了她一眼,语气冷漠而疏离:“你交不出,和我有关系吗?”

    给力小说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爱,绝不放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国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幽山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幽山月并收藏爱,绝不放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