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下人私通?”阮小沫忽然出声道,从倚靠着门框的姿势站直了身子,直接朝里面走去。

    她脸上带着前来兴师问罪的气势,让米莲娜刹时变了脸色。

    “阮小沫?”米莲娜僵硬地坐在那里,抬头盯着她道:“这个时候,你怎么会在这里?”

    阮小沫冷笑一声,丝毫不在乎周围的那些女人的直接坐在米莲娜对面,冷冰冰地问道:“怎么了?我该在哪里才对?该被某个帝宫做粗活的佣人,给拖进小房间里侮辱了,是么?”

    私通。

    在成为靳烈风法律意义上的妻子的第二天,就和帝宫做粗活的男下人私通。

    靳烈风原本就不信任她,要利用这一点,把她从这个虚名上弄下来,这就是件很轻而易举的事了。

    可惜米莲娜没有想到,她竟然那么顽强,逃脱了不说,还直接就找过来了!

    米莲娜脸色难看了一秒,随后,很快又恢复了趾高气扬的神色。

    “你们先去忙自己的吧,靳少喜欢我房间里的那种香薰,你们把外面也点上,要是他来了,说不定愿意在外间多待一会儿。”

    其他女人虽然也有一脸疑惑,想要留下来看戏的,但听米莲娜这么说,虽然知道米莲娜说的香薰不过是敷衍,但也不好表现出来,只好纷纷回答是,陆陆续续离开了。

    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了米莲娜和阮小沫两人。

    她们对面而坐,阮小沫一改之前对米莲娜的随和,完全就是来者不善的气场。

    到今时今日,她也没必要再对米莲娜摆什么好脸了。

    是米莲娜,处处算计她,咄咄逼人,还把墨修泽拖下了水!

    想起被靳烈风带去医院的时候,她看到的墨修泽的模样,阮小沫就气不打一处来。

    “米莲娜,今天那个园丁,是你找的人,我知道,你别想否认!”阮小沫紧盯着她的眼睛道。

    米莲娜脸上不过是僵滞了一会儿,就恢复了正常的神情。

    她捋了捋头发,端起咖啡,吹了吹,道:“你有证据么?阮小沫,何况,你以为你去跟靳少告状,靳少会信你?别傻了!”

    米莲娜得意地望向她道:“你这样一次次为了维护别的男人,向靳少撒谎的女人,在靳少那里,信任度早就透支了!”

    所以她才敢那么肆无忌惮地找人强阮小沫。

    她知道,以阮小沫的前科,就算去跟靳少捅出来,靳少也不见得会搭理阮小沫。

    就算当了靳少夫人这个名头又怎么样?

    阮小沫不过是个笑话,这个名头也只是皇帝的新衣,实际上是什么个情况,谁不知道?

    阮小沫冷笑了声:“是,靳烈风他也许不会相信我,但如果是别的事呢?如果是我告诉他,之前出逃那次,你也有帮忙呢?”

    她这句话一出来,果然,米莲娜就变了脸色。

    “阮小沫!”米莲娜急了眼,一把拍在桌子上:“你敢!”

    她要怎么折磨阮小沫、羞辱阮小沫,说不定靳少不会管。

    可是她如果站到阮小沫那一边,帮过阮小沫出逃的话,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阮小沫扬起下巴看她,语气里带着嘲讽:“你说说,我为什么不敢?”

    她也知道,这就是米莲娜当初忽略的事。

    当初米莲娜会突然跟过去,这本来就算是比较异常的。

    要不是那个时候靳烈风不在乎、不觉得她能冲破那么多保镖逃走,所以根本不放在心上,否则肯定会怀疑的。

    米莲娜咬牙切齿地低声喊道:“阮小沫,你搞清楚,那个时候,我是在帮你!你这是恩将仇报!!!”

    她当时要不是想把阮小沫赶出去的心,太过迫切,也不会同意,以至于给自己现在留下把柄!

    阮小沫嗤笑一声:“恩将仇报?米莲娜,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在监控上出现的,但起码,你、我,都知道,酒店开房到底是谁做的!”

    而且,米莲娜最千不该万不该的,是把她的朋友也拖下了水。

    墨修泽无端地绑架出现在那里,才让墨家遭受了那么大的打击。

    一想到墨修泽当时的模样,阮小沫恨不得现在就让米莲娜一笔一笔还回来!

    她承认,通知罗莎琳德夫人的时候,是利用了米莲娜。

    可是比起米莲娜对她和她这边的朋友做过的事来,她当然还是比不过!

    她又不是圣母,既然逃不掉,现在米莲娜还对她落井下石,她怎么可能一忍再忍?

    一码归一码,那现在就来清清旧账好了!

    米莲娜被她的话对得哑口无言,妆容精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你想怎么样?!”她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这些话的。

    阮小沫单手托腮,好整以暇地盯着她道:“很简单,去跟靳烈风承认你是陷害我的,我和墨修泽根本就没有那种关系!”

    米莲娜气得喊出声:“阮小沫,你做梦!”

    阮小沫当然知道米莲娜不可能同意。

    这件事米莲娜如果肯承认,那么,虽然她和靳烈风的关系不会有变化,但靳烈风这样的男人,是绝不可能放过一个胆敢欺骗自己的人的!

    她慢悠悠地起身,随意地道:“好,那我就去告诉靳烈风,让他知道,之前出逃的时候,你也帮忙出了一份力的。”

    米莲娜的神色顿时就慌了。

    可对于米莲娜来说,不管是选择去找靳烈风承认,还是任由阮小沫去告状,都是进退两难!

    “阮小沫!”她忽然声音变得笃定些了。

    阮小沫听出来一丝异样,转过身来看她。

    只见米莲娜脸上虽然还是惊魂未定,但显然已经想好了应对她的办法了:“你别忘了,当时你去探望的,是谁?”

    阮小沫当然不可能忘记,当时外出的唯一契机,就只有去医院探望她母亲的机会了。

    米莲娜哼了声:“你想想,如果我倒打一耙,说你和母亲偷偷联系的外面,你觉得,你的母亲能甩得开这个罪名吗?”

    这也是她刚才急中生智,才想出来的。

    她不可能破解阮小沫的逼迫,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阮小沫还在住院的母亲牵连进来。

    靳烈风残忍的名声在外,要是她被阮小沫告发,那她就拉别人下水!

    [title]=>新仇旧恨一并清算

    [id]=>399145

    福利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爱,绝不放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国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幽山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幽山月并收藏爱,绝不放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