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小沫紧紧闭上眼,任由他折磨着自己,手不由自主地攥紧了床单。

    指缝有鲜血溢出,染湿了床单。

    背后、胳膊、腿,都有无数的玫瑰花刺扎进身体。

    男人的折磨不留一丝的怜悯,似乎当她真的只是一个玩具娃娃一样的索求。

    身体的疼痛和心口的痛疼渐渐交融在一起,叫人分不清此时的痛苦,是来自身体,还是心灵。

    意识渐渐在一波又一波的痛楚中,离身体远去。

    男人的质问一声又一声,阮小沫却终于还是抵抗不住这似乎无休止的折磨,陷入了模糊的昏沉之中。

    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回到了帝宫中了。

    之前熟悉的卧室,熟悉的摆设,唯一不同的,是她。

    阮小沫抬起手,看到自己连手指尖上,都缠满了止血的绷带。

    她抬起胳膊,撩起宽松的睡衣衣袖,看到一圈又一圈的止血绷带,密密扎扎地缠在她的胳膊上,几乎很难找到没有被缠起来的皮肤。

    她面无表情地摸向自己的后背。

    果然,背后也是缠着那么多的绷带。

    她现在模样,大概就像是一个来自古埃及的木乃伊吧?

    阮小沫想要自嘲地扯扯唇角,嘴唇上传来的刺痛,却无比的鲜明。

    她碰了碰自己的嘴唇,发现上面不止一处的血痂子。

    看来靳烈风真是恨极了她,不但送了她满身需要止血绷带的伤,还附赠了让她连说话微笑都艰难的伤口。

    阮小沫掀开被子,起身离开床。

    她望向房间里的落地窗,看到外面郁郁葱葱修剪得极好的草坪。

    走过去,她贴在落地窗内,朝外望去心中空落落的。

    她现在留在这里,算是什么呢?

    之前留在这里,是因为她答应了靳烈风,他接受治疗,他活着,她就尝试接受他。

    那是她对他的承诺。

    可现在承诺已经再没有任何意义,她也对那个男人死心了。

    她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阮小沫抬起头,望向帝宫的天空。

    不是,她不是留在这里,而是走不了。

    那个男人不会让她离开的。

    在他发泄够对她的恨意之前,她都走不掉。

    锁骨间的东西冰冰凉凉,圆润而晶莹。

    从玻璃窗上,阮小沫清晰地看到那个挂在自己脖颈上的项链。

    永恒。

    世界上唯一一块的陨石做成,可以保护里面的泡沫百年、千年、甚至更久。

    泡沫不意味着易碎,而是永恒。

    阮小沫安静地看了玻璃窗中的自己片刻,伸手到颈后,摘下了这条项链。

    她不该留恋一个只是为了驯服她的道具。

    她走到梳妆台前,将那条永恒,轻轻地放了进去。

    打开门,她原本想出门透透气的,谁知却在门口就遇到了似乎正打算开门进来的米莲娜。

    米莲娜穿着暴露的超短泳衣,几乎就是三片指甲壳大小的布料,缝上了几条绳子而已。

    她火辣的身材足以让任何男人喷鼻血,尤其是一身湿漉漉的,表示着她似乎是刚才泳池那边过来的同时,也像是才拍过那种诱人的海滩写真一样。

    “我听说你今天和靳少去医院了?”她捋了捋自己湿润的头发,狐媚的眼睛上下瞟着阮小沫。

    阮小沫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所以呢?”

    既然米莲娜撕下假面,不再跟她装什么姐姐妹妹的,那她也没必要继续对米莲娜好脸色。

    “所以呢?”米莲娜不客气地冷笑一声,伸手挡在她的门框上,盯着她道:“阮小沫,你不会是不甘心地跟靳少告状,还让靳少带你去医院,到那个墨修泽面前去对峙吧?”

    阮小沫冷冷地盯着她,懒得跟她解释。

    米莲娜却把她的沉默当成了默认,得意地挑了挑眉,嘲讽地道:“阮小沫,你还真是个愚蠢的女人,你就想不明白吗?你背叛靳少的证据是板上钉钉的事实,除非你能证明我当时真的和你在一起,否则你就是以死明志,都没用!”

    以死明志?

    为了和米莲娜争宠?

    为了让靳烈风信任她,所以她就要以死明志?!

    阮小沫的眼底忍不住露出讽刺的神色,但忍住了回击的冲动。

    “怎么样?没用是不是?”米莲娜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来拽她,语气也忽然变得攻击性了起来:“不过我还听说,后来,靳少没有带你回来,而是带你去KW?你们做什么了?!”

    听说了靳少带阮小沫去医院的时候,她还算沉得住气。

    还有心情去泳池游泳,保持身材。

    可是在阮小沫回来之后,听那些佣人说她是被靳少亲手从车里抱出来的,而且阮小沫似乎是被累过了头,可想而知,靳少带阮小沫去了KW之后,两人发生了什么!

    米莲娜心头掠过一丝深深的妒忌。

    之前她以为只要把阮小沫从靳少身边赶走之后,她迟早就能上位了。

    可谁知道,在发生了靳少下令让那些男人轮阮小沫的好戏之后,靳少却接连很久没有回过帝宫了!

    她刻意穿好了引诱的衣服,披上大衣,赶在晚上去KW想要见靳少,却被他直接赶出了总裁室,也不管她身上是不是只穿着几乎等于没有的那些衣服。

    一想起被走廊上的那些职员看到场景,米莲娜就气得直咬牙!

    凭什么,她送上门去,就被赶走,而阮小沫,就能和靳少在总裁室里一直到体力不支昏过去?!

    她不服气,也很不理解。

    阮小沫一个背着靳少,跟别的男人滚过床单的女人,靳少为什么不把这女人直接给赶出帝宫,或者是直接弄死?

    她只知道,这个女人,不能小觑!

    “我警告你,阮小沫!”米莲娜上前一步,鲜艳的指甲在阮小沫白皙的皮肤上划过,“别再打靳少的主意,你已经输了,输得彻底!再缠着靳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阮小沫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抬手,移开她毫不客气指着自己的手指,才缓缓道:“放心,除了想离开他,我没有别的想法。”

    她更不会有什么和米莲娜抢夺靳烈风的想法。

    “离开他?”米莲娜狐疑地目光在她脸上扫视着,似乎疑惑她话里的真实性。

    添加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爱,绝不放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国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幽山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幽山月并收藏爱,绝不放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