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劲,你疯了吗?”

    银翼山庄的带队长老当即就不乐意了。

    就算你袁劲是银翼山庄的参赛代表,却也不能堵上整个银翼山庄的前程。

    袁劲击败祁震,银翼山庄直接晋级,袁劲本人也能排进盛会榜前二十。

    在接下来的晋级赛中,哪怕袁劲被淘汰,单凭现在的成绩也会让银翼山庄得到丰厚的奖励。

    要知道,这些奖励是包括减免各自宗门对国师府上交供奉份额的。

    南斗国大大小小的宗门,谁不想少交供奉?

    袁劲为了一个心仪的姑娘,竟然搭上了银翼山庄的供奉,带队长老岂能任由他胡来!

    “自古红颜多祸水啊!”

    “袁劲执意这么做,万一输了呢?他可是要面临被逐出师门的风险!”

    “明明只是一场误会而已,有必要这样吗?”

    在场诸人摇头叹气,属实不理解袁劲的做法。

    “你给我下来!”

    银翼山庄带队长老显然是发火了。

    “齐管事操劳一天了,又累又渴,哪有时间帮你主持附加赛。”

    “你没有权利决定银翼山庄的前程,立刻从武斗台上滚下来,否则休怪我禀明掌门重重的惩处你!”

    带队长老严加怒斥道。

    “你有种就上来与我光明正大的打一场!”

    然而,袁劲不听劝,直接无视了本宗门的带队长老,而是向秦楚歌公开喊话。

    “你你你……”

    带队长老气的暴跳如雷。

    “上去两个人把他拽下来,快快快……”

    带队长老没辙,只能用强了。

    袁劲这家伙打小就犟,一旦犟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他想打,还主动加了赌注,恰好我也想看,那就准了吧!”

    而就在这时,一道威严的声音从会场入口传来。

    唰唰唰……

    数道目光齐齐聚焦而去。

    入眼的是一只苍天白鹤,那爪子那羽毛,漂亮的不像话。

    白鹤之上走下来两人,一男一女。

    待看到这两人,诸人便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只因,这两个人无论哪一个都不是在场之人敢得罪的。

    来者,陆缺,国师府第一战将。

    以及,国师的千金南希。

    南希来这是父亲的旨意,让她来请秦楚歌去家里一趟。

    陆缺跟来,是贴身保护三小姐。

    只是,秦楚歌看到南希的样子后,总觉得她憔悴了许多。

    看来,她八成是被国师软禁了。

    今日意外现身,怕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吧?

    秦楚歌做了一番猜测。

    “属下参见陆大统领!”

    齐欢赶紧走下台向陆缺行礼。

    “今日事务繁忙,没去蓬莱殿观看武道盛会。”

    “能赶上一场附加赛,看来我运气不错!”

    陆缺走向了齐欢的座位,算是代齐欢准许了袁劲的附加赛请求。

    “多谢陆大统领!”

    袁劲急忙道谢。

    “您应该是为我而来吧!”

    “请陆大统领放心,我一定好好表现。”

    “因为我的目标就是进入国师府修行,成为像您一样的举世战将!”

    袁劲向自己心中的偶像殷切的说道。

    “举世战将?”

    陆缺摇摇头道:“我还不够资格被称为举世战将,而你的表现怕是进不了国师府。”

    “为何?”

    “我刚击败了炼神阁的祁震,已然跻身武道盛会榜前二十,这不够进入国师府修行吗?”

    袁劲顿时心中一颤。

    被自己的偶像当面否定,袁劲心里很不是滋味。

    陆缺指了指银翼山庄的看台方向。

    那里有一众愤怒的宗门弟子,还有气的浑身发抖的带队长老。

    陆缺不言,意思足够清楚。

    为了区区一个姑娘,还不知人家看不看得上你,就在这搭上自己前程,乃至整个银翼山庄的前程,无脑的要求加塞一场。

    这种人绝不是国师府想要的人才!

    “我能击败秦楚歌就能进入国师府修行,对吗?”

    然而,袁劲依旧没有醒悟。

    他要一犟到底!

    “别人向你发起挑战,你是要做缩头乌龟吗?”

    陆缺没有回复袁劲,而是看向了秦楚歌所在的看台方向。

    秦楚歌很想一脚踹飞陆缺。

    今日的武道盛会已经收官了,这家伙突然冒出来,非要现场观看一场武斗。

    早点回家洗个热水澡,美美的吃上一顿,不香吗?

    这个时候添什么乱?

    秦楚歌狠狠的瞪了一眼陆缺,不得已从看台上站了起来。

    “大哥,我惹的事,我去!”

    阿泰也站了起来。

    “你去了就更说不清了,到时候那姑娘误会你真的喜欢她,你娶是不娶?”

    秦楚歌翻了个白眼。

    “当然是娶啊!”

    封诗林唯恐天下不乱,眨了眨眼睛怂恿阿泰答应下来。

    “娶你妹!”

    秦楚歌瞪了一眼封诗林。

    都跟着添乱,反了天了!

    “我没妹妹,你娶不了我妹。”

    封诗林搞怪道。

    “封姑娘,你少说两句,秦兄正烦着呢!”

    龙炎晨出言劝阻着封诗林。

    “哎……”

    秦楚歌只能长叹了一口气。

    这都交的什么朋友?

    龙炎晨情商不够,封诗林绝逼一个醋坛子。

    “别踏马催了,这一战老子接了!”

    秦楚歌掠气直走,这话是冲陆缺爆的粗口。

    啪!

    秦楚歌刚落地武斗台,就听到陆缺后脑袋传来一声脆响。

    “谁允许你吼我秦哥哥的?”

    南希瞪着美眸怒视着陆缺。

    陆缺:“……”

    刚才那叫吼吗?

    陆缺好生委屈!

    “滚开,我要坐着!”

    南希一把推开了陆缺,大摇大摆的坐在了椅子上。

    陆缺没辙,他哪敢跟南希叫板!

    一旁的齐欢憋着笑站着,心说,在这南斗国也就南希姑娘能治得了陆缺。

    陆缺怕国师,但国师怕南希,这条“食物链”很有趣!

    “秦哥哥,你快点打,最好把这个什么狗屁袁劲揍成猪头,我看见他就来气!”

    南希朝着秦楚歌喊道。

    她是真生气!

    明明来了以后就可以带着秦哥哥去她家,结果还得等一场附加赛。

    都怪陆缺,干嘛准了袁劲的挑战请求?

    秦哥哥?

    袁劲差点没一头栽在武斗台上。

    叫的这么亲密,秦楚歌跟国师的千金到底什么关系?

    “原来你是靠着女人走到现在的,我严重鄙视你这种无耻小人!”

    袁劲怒斥道。

    他以为秦楚歌是靠着长相帅气攀交了国师的千金。

    “能快点吗?我饿了!”

    秦楚歌淡淡开口。

    “你……找死!”

    袁劲当即被激怒了。

    这是被直接无视了?

    袁劲愤怒不已,当场甩出金棍,照着秦楚歌就轰了下去。

    轰!

    棍之法相顷时建立,金光闪动,绚丽中藏着爆棚杀意。

章节目录

巅峰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国王小说只为原作者且看杯中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且看杯中酒并收藏巅峰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