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让一让,都让一让,别都堵在一起,”穿着制服的护林员从人群之后挤了进来,山崖边的人群忽然躁动,他一接到电话就赶了过来。

    护林员尝试着疏通人群的同时,已经来到了顾有汜和吴只只面前。

    顾有汜手指用力的按压着吴只只的人中,这个时候,即便周围人多么的嘈杂多么慌张,可他一言不发,看起来竟有些奇异的冷静。

    顾有汜紧抿着嘴唇,抱着吴只只的左手早已经开始颤抖,可他全然不顾,一门心思只知道叫醒吴只只。

    醒来,醒来,你快醒过来……

    按压的力气越来越重,连带着顾有汜的呼吸声也粗喘了起来。

    “这位先生,还是快将女士带下山去吧,我们已经报警了,”护林员走近了一些,他看到昏迷不醒的女人也很害怕,生怕女人真的在这里出事会影响到景点的开启。

    三个月前一场刺杀案已经让花山关了一个多月,这一次可不能再重蹈覆辙。

    护林员急促的看着顾有汜,他看不到顾有汜的脸,也不知道对方什么表情,只能继续说服。

    “在这里待着没有用,还是带着……。”

    顾有汜猛地抬眼看向护林员,被他阴鸷的眼神吓到,护林员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下去最快的路,”掐人中没有一点作用,顾有汜也只能放弃,事不宜迟,他伸出手臂将不省人事的吴只只从地上抱起来,语气冰冷,可眼神却焦急的不行。

    他继续道:“麻烦带路。”

    护林员刚才那会儿是真的被顾有汜的眼神吓到了,这会儿再看他,除了一脸的焦急和不安之外,什么都没有。

    咽了口口水,护林员抬起手指着一个方向。

    “我带你过去。”

    顾有汜:“麻烦您,但请尽快。”

    “好好好,”护林员答应着,急忙拨开眼前的人群,给他和身后抱着人的顾有汜腾出一条路来,“都别看热闹了,快让开让开!”

    人群还怔愣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窜出了一伙儿身着黑衣,造型讲究的黑衣人,这群黑衣人不由分说的挤进人群,硬生生为顾有汜分开了一条路。

    “顾总,车子已经在山下等着了。”打头的保镖看到顾有汜之后,立刻报告。

    吴只只倒下去的那一刻,一直潜藏在他们两人身后的保镖们立刻紧张起来,他们比在场所有游客更快联系到医院,这会儿,配置精良齐全的救护车已经停在山脚。

    但山路崎岖,就连担架也不方便扛上来,只能带下去。

    耳边叽叽喳喳的声音更甚,游客们又开始猜测着这群黑衣人是什么身份。

    顾有汜没有言语也没有回头,他看着被保镖们吓得不住颤抖着的护林员。

    需要他带路。

    护林员口齿不清的问着‘你们是什么人’没有得到回应,这才后知后觉的注意到顾有汜的视线一直在自己身上停留。

    “走走走,这就走,我带你下去!”

    护林员前脚刚走,顾有汜后脚便跟上,黑衣保镖们负责殿后,一行人脚下生风,生怕在路上耽误时间。

    保镖一行人出现的快,离开的更快,他们像是一阵冷风似的从游客面前出现又消失。

    山路委实不平坦,更何况他们走的是近路,顾有汜气息越来越喘,即便这样,也没有保镖敢去问他需不需要换人抱着吴只只。

    每一步都很小心,顾有汜生怕自己的不稳重让吴只只觉得颠簸了,他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吴只只。

    她眉心紧皱,看起来正在被什么梦魇所扰,顾有汜越发的心疼,想要用手帮她舒展眉心,可这会儿……。

    “前边就是山脚了,马上就到!”护林员雀跃的指着前方。

    顾有汜抿唇,沉声道:“再快一些。”

    护林员点头。

    “你们先过去安排,”顾有汜没有回头,但是在场所有保镖都竖起耳朵听着。

    “我随后就到。”

    “是的,顾总!”保镖们异口同声的应了一句,加速前进的只有零星几个。

    剩下的要保护两人的安危,这个时候是最不能懈怠的。

    三分钟之后,护林员终于带着顾有汜下山,吴只只被妥善放在病床上推进救护车内,顾有汜平复气息的时候,余光瞄到坐在地上疯狂喘气的护林员。

    上前询问了护林员的姓名之后,顾有汜才跟着两三医生护士一起上了救护车离开。

    吴只只情况很奇怪,按着医生的意思,需要去到医院做些检查,顾有汜耳朵里听着医生的安排,眼神一刻不曾转移的看着吴只只的脸。

    “吴小姐情况目前还不得为知,但是还请先生您放心,她目前没有生命危险,马上就到医院了,随后我们会为吴小姐进行全面检查,先生放心。”

    他怎么可能放心,他最深爱的女人现在就躺在他的面前昏迷不醒,他怎么可能放心。

    紧抓的手心里的小手忽然猛地一缩,吴只只有反应了!

    顾有汜狂喜,颤抖着声音换着她的名字,“只只。”

    没有任何反应……

    顾有汜眼里浮现失落,他温柔的伸手,当着医生护士的面替吴只只拨开了额上细碎的刘海,同时起身,在她额上落下了一个缱绻的吻。

    “一定要平安……。”

    救护车到达医院门口时,知晓患者身份的医生护士们早已经等候在了门外,来不及寒暄客气,吴只只立刻被推下车子,而后被转移进了手术室内。

    顾有汜还想跟上去,却被一个男护士挡在了身前。

    “顾先生,手术室内不能进去,”感受到顾有汜没有硬闯进去的意思,男护士立刻后退一步,客气而又尊敬的说道。

    “请放心交给医生。”

    说着,他转身打开手术室大门,在顾有汜紧张的目光中再次关上了手术室大门。

    顾有汜呆若木鸡的站在门外,脸上一片死灰色。

    手术室内,吴只只被放在手术台上,主治医生上前扒开她的瞳孔,而后立刻吩咐其他人准备检查。

    ‘嗒’的一声响起,手术台上方耀眼的大灯亮起,吴只只即刻间便被这股光芒包裹。

    ——

    耀眼的光

    亮来自吴只只的前方,即便她抬胳膊挡着,可依然阻挡不住那耀眼的光,吴只只咬紧牙关,誓要同这道光亮斗到底!

    她疯了一般向着光亮方向冲过去,奇怪的是,刚才还无法走动的她竟然真的移动了起来,心下一喜,她越发快速的奔向那道光亮之中。

    眼瞅着那光圈越大越大,越来越大……吴只只完全无视周身的热度,渐渐喘不上来气,喉咙里烧焦一般的冒着烟,可她却仍旧不曾停下来哪怕一步。

    “呀!”

    目标似乎就在眼前,吴只只大喝一声,飞身跳进了那道灼眼的光芒中。

    全程睁着眼睛逼视着光亮的吴只只最后一刻还是没有抑制住身体的恐慌,在面对危险时候身体下意识反应,她紧闭上了眼睛。

    ‘咣’的,极其微弱的声音响起,吴只只像是才反应过来似的,霎时间便睁开了眼睛,当看到面前的东西时,惊恐万状的瞪圆了眼珠子。

    她的面前,是足足一面墙高的镜面。

    镜面如湖面一般平静,吴只只讶异的看着那面水镜,透过镜面,她看到了手足无措、一脸惊慌的自己。

    半晌后,她渐渐习惯周围的环境,终于抬脚,一步一步、极为缓慢的向着水镜走了过去,越是靠近,镜面上的她越是清晰。

    短短几步路,吴只只已经来到了水镜面前。

    不知为何,到了尽头她突然不再像之前那么的紧张了,她闭眼吐了一口气,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水镜竟然因为她那一口气出现了波澜的涟漪。

    涟漪自吴只只眼前出现,向着四周缓缓荡漾开来,她惊讶眼前水镜的变化,不由自主的伸手去触碰。

    食指慢慢靠近水面,吴只只的心也被吊了起来,她屏住呼吸,慢慢的靠近……

    在触碰到水镜的瞬间,她的心彻底提到了嗓子眼,原以为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可是……她的手只是穿过了水镜。

    没有任何不适发生。

    吴只只‘诶’了一声,抿唇继续向前推进,反正她已经身处这片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不如就大着胆子探索一番。

    这么想着,吴只只直接迈开左腿,不由分说踏进了那片水镜之中。

    ‘哗啦啦……’,伴随着水流被外物阻断的声音响起,吴只只整个人从水镜外边走到了里面,她想要拍干身上的水,可是手指触碰到衣物才注意到她根本没有淋湿。

    “奇怪,”吴只只自说自话的看着身上的衣服,而后才抬起头来看水镜后是什么情况。

    她刚刚抬起头,原本好奇的表情在看到呈现在眼前的画面,顷刻间大惊失色,她瞪圆了眼睛,仓皇间想要后退。

    ‘咚’的声音响起,察觉到后背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吴只只毛骨悚然的回头看,只见原本还是可以随意进出的水镜忽然变成了一面墙壁。

    突然这是发生了什么?怎么她想退也退不出去了!

    “这里是什么?……为什么都是我……”

    吴只只越过水镜,眼前看到的画面竟然都是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自己,目之所及是一幕幕正在上演的画面,无数的长方形屏幕出现在她眼前。

章节目录

极品萌宝:霸道爹地护妻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国王小说只为原作者东海鲲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海鲲姐并收藏极品萌宝:霸道爹地护妻狂最新章节